第三百五十一章 智慧,你有?

    “那么,鬼窟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林虎双眼直视着龙象,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第二次流星。"龙象肯定的说道,他脸上带着前所未有的惊惧,仿佛想到了什么极其恐怖的事情,他吞了吞唾沫,然后才缓缓说道。“那次惊天动地的兽吼声中,鬼窟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启的。”

    惊天动地的兽吼声?

    这货说的不会是我吧?

    林虎顿了顿,决定跳过这个话题,却听见龙象继续说了下去。“当时我和巴蛇,就呆在别墅里。”

    别墅?

    这两个货待遇还不错啊,第二次流星降世的时候,自己呆在哪儿来着?

    哦,房子还没建好,好像就是呆在雪山顶上,风餐露宿的样子。

    “当时我们,被那声兽吼声吓得够呛。”龙象小心翼翼的组织了一下语言,略带着些神秘的对着林虎说道。“大王,我觉得,那只怪物的由来,应该跟那声兽吼有关系。”

    卧槽!

    这货的脑子挺好用啊。

    那声惊天动地的兽吼声,当然没有谁,会比林虎自己更清楚原因,毕竟,那就是他自己搞出来的事情。

    但他没想到的是,面前这只蠢货,居然会为了活命,拿这件事情来牵强附会。

    不过,有可能也不是牵强附会,毕竟来种花家之前,他们多半也会得到种花家的资料,其中,甚至有可能包含了自己的信息。

    毕竟,当初的那一声大吼,整个战场数千人都听见了,不可能瞒得下去。

    更何况,据张静渊说,当初新闻上,曾经还就这声兽吼,做了解释。

    那么,综上所诉,这货,在拍虎屁。

    林虎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脑子,有这么好用过,他双眼一凝,仔仔细细的将龙象看了一遍,直看得这货浑身发毛,瓦白色的象皮都变成奶白色之后,才缓缓的收回了目光。“我,再给你一次组织语言的机会。”

    龙象大嘴有点哆嗦,呐呐了好久,才低声说道。“我就是敬仰妖王的强大。”

    果然还是在拍虎屁吧,要是本王没看出来,说不定就被你糊弄过去了。

    不过,这货说的内容虽然不咋滴吧,但虎屁拍的还行,林虎也就顺手揭过,问起了之前的事情。“你说巴蛇,是在鬼窟中得到的功法?”

    “是的,大王。”

    “详细说说。”林虎随口说了一句,也不去看趴在地上的龙象,而是看向了身边的萝。

    萝眼睛中有些淡淡的担忧,却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林虎,眼神中满是你想做什么,我就陪你做什么的神色。

    林虎给他回了一个安心的眼神,随后将目光再次投向正在说话的龙象。

    “畜生道的功法,都是在那方鬼窟中找到的,除了自主觉醒的之外,多数畜生,都是修行的鬼窟功法。”

    这就有些意思了,妖族的功法出现在鬼窟,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呢?

    而且,同样是第二次流星降世。

    林虎还记得那个由佛转魔的和尚,就是修了变异的三世明王经,才由一个佛法高深的和尚,化作了吃人的恶魔。

    那么,这些来自鬼窟的功法,会不会同样有问题?

    这第二次流星,似乎觉醒了一些了不得的东西,并非局限于生物,就连原本的佛经都受到了沾染,那这些在二次流星时,降临的秘境,肯定也不是那么简单。

    念头转动之间,林虎不由想起了第一次流星降世,那时仅仅只是觉醒了数量不算太多的鬼魂,和一些天赋能力出众的人类,最大的特殊点,大概就是天上那多出来的一个太阳。

    太阳的原因已经清楚了,是来自两个世界之间的碰撞,产生的一些特别的变化。

    那个时候,若非进入秦岭,林虎甚至都不知道世界变化这么大。

    也就是说,当初的局面,还完全在官方的控制之中,但第二次觉醒却不一样,以种花家之大,经文道藏之多,必然会有一些无法解释的东西出现。

    那么,这第二次流星,所带来的这些事情,却须得好好了解一下。

    等之后回到秦岭,必须要让猴子好好看看那些从狐闫那里得来的功法,虽然两只小狐狸都在自己手上,却也一样不得不防。

    但这些,都是之后需要做的事情。

    现在的话,或许,可以去那个所谓的鬼窟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来源。

    与狐闫所处的秘境,有没有什么联系。

    “那你们,来这里所为何事?”林虎将着长长的尾巴甩了甩,在地上砸出一条条长长的鞭痕。

    龙象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很有些难看,他犹豫了好久,才对着林虎说道。“自从大王吼声之后,秘境渐渐开启。”

    “他们听闻,这片离大王最近的国度,有着他们无法想象的庞大秘境,所以。”

    “就来了?”

    “是的,小小鬼窟,就有着无数的机缘造化,一方世界,如何能放过?”

    也对,都不是傻子。

    隔壁国家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去威胁那些周边同样开启传送门的小国,那就只能铤而走险,试探这个在国际上以和平著称的庞然大物。

    在不断试探对方底线的时候,顺便将自己的觉醒者,神不知鬼不觉的送进去。

    但这终归是小打小闹。

    以国家的机器而言,这样的做法,却显得太小家子气了。

    一个传承悠久的庞大国度的力量,不应该如此简单。

    所以,林虎将目光再次汇聚在龙象的身上,浓重的威压仿佛水银一般倾泄下去。“你在撒谎。”

    “大王饶命。”龙象将头颅再次伏低,死死的匍匐在泥土当中。“小妖所言,句句属实。”

    “他知道的不多。”另一个阴冷的声音响起,在林虎回头看他的时候,他挣开了两只大鸟的爪子。“我可以告诉你,但妖王你。”

    “要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

    “除掉我身上畜生道的印记,我不想再被本能操纵我的智慧。”

    智慧?

    林虎怀疑的打量了一边远处的巴蛇,这货,有这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