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我就是随便看看

    这女鬼可以说是第二个,从林虎手上逃出去的猎物,至于第一个,是一只鸡,一只野生的大公鸡,现在,正被林虎真的当鸡在养。

    不过,自己当真是小觑了天下英雄,当初以为自己可以和那只狐狸一搏,现在想来,如那般活了数千年的老妖怪,奇异功法神通,理当层出不穷,自己之前的想法,恐怕还是自己太膨胀了。

    至于当初,对方为何不以力服,而以利诱,却不得而知了。

    抬头看了一眼几乎燃烧殆尽的气血,林虎嘴角一勾,当真逃得掉吗?

    将黑色禅杖收起,林虎翅膀一展,掀起一阵狂风,整个身躯化作原型,腾空而起,直上炽烈如火的妖云。

    我对你,很感兴趣。

    “妖........”少女把嘴中的王字嚼碎了吞下去,看着急速飞远的林虎,她整个人都有种被噎到了的感觉。

    “走远了。”壮汉满脸的郁闷,他不过想了想要不要开口问问,就再也没机会问了。

    “我知道,我又不瞎。”少女满脸的气愤,将手中鞭子往外一甩,一条硕大的鞭痕绵延数十米,直达壮汉脚下。

    轰,一口巨大的钵盂从远处飞了过来,掀起的飓风吓得一男一女赶紧跳开。

    随着钵盂远去,少女眼中再不见林虎的踪迹。

    天空中的视野,就远比在地面时来得要广阔了太多,但林虎却没有发现那只女鬼,这家伙滑不留手,是林虎见过的最善于躲避的鬼类了。

    就连对方的属下,林虎第一次见到时,都差点被对方逃出生天。..

    虽然林虎没有真正动手,也是对方能从眼前逃脱的关键,但不可否认,这女鬼和她的属下,都有一手远超普通鬼王的遁术。

    而这,也是林虎,对其感兴趣的原因之一,当然,更感兴趣的,是对方那一手佛家神通。

    以鬼类之身,修习佛家技法,还能达到一种极其高深的境界,自然值得林虎感兴趣,就算是那个闲聊时候曾吹牛说,自己修道二十几年毫无寸进,一朝得悟,修成半部真武荡魔经的张静渊,怕是也比不得这女鬼的修为精深。

    那一身精妙的佛法传承,就算林虎不能用,或许也可以触类旁通,尤其是对方的实力,用来做伥鬼的话,当可添一大臂助。

    跟何况,这货杀人如麻,视人命妖命如同草芥,替天行道理所当然,当然,主要的原因,还是梁子已经结下了,斩草除根才是王道。

    于公于私,于情于理,林虎都不容许对方逃走。

    但来自极远处的感应几乎已经要消失了,所以林虎所剩时间不多,当初和萝约定,若遇生死大事,所有毛发尽燃,小事则燃一根毛发。

    但就算是小事,林虎也不能耽搁太久,以免造成什么无法挽回的损失,毕竟相比于伥鬼和佛家功法,萝,才是最重要的。

    “妖王?”正在为和尚疗伤的少女猛然一惊,看着在地面投下一大片阴影的林虎,疑惑的出声问道。“您这是?”

    灯下黑的道理,林虎不是不明白,所以再次转回了这里。

    “没事,随便看看。”林虎妖力凝聚双目,仔细打量了一番之前的战场,没有什么残垣断壁,只有绵延数千米的沙地,都是之前战斗的余波留下的。

    泥土岩石被击成粉碎,化作了这一片茫茫沙地,之后数十年,这被妖气鬼力感染的土地上,将生长不出任何普通的植物,就算是有生命力强悍的植物,能在这片沙地上生长,也会发生异变,至于会长成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越是力量强大,林虎就越是明白妖力这种能量,具有多么强悍的侵略性和感染力,所以他才会想要让秦岭众多妖类,都修习文字,创建自己的文明。

    如果被妖力侵蚀了心灵,以力为尊,视天下众生为血食,那么离妖族的灭亡,也将不远了。

    国虽大,好战必亡。

    生物也是同样的道理,进化的根源,你越是好杀,就越是强大,当猎食不能够满足你强大的需求时,就离灭亡不远了。

    妖力凝聚于双目,方圆数千米,在林虎眼中纤毫毕现,可惜的是,没有任何发现。

    “妖王,敢问.......”壮汉好不容易自林虎锐利目光扫过的震撼中回过神来,刚刚开口,还没问完,就看见那只庞大的穷奇再次飞远了。

    “有没有捡到我的刀?”好吧,大概是要不回来了。

    和尚再次闭上目光,少女也开始了和之前一般无二的疗伤,也是到这时,她才知道对方的伤势有多重,胸前的骨骼几乎尽数裂开,那是来源于胸口的刀伤。

    而身后的骨骼也开裂了不少,气血逆流,内脏受创,经脉崩裂,心神俱损。

    “你是怎么伤得这么重的?”少女很有些好奇,这大和尚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

    “阿弥陀佛。”和尚看了看身边吹口哨的壮汉,叹了一口气。“说来话长。”

    “妖王?”少女还没来得及继续追问下去,就再次在天空中看到了林虎,和上次一般无二。“您这是?”

    “随便看看。”

    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

    少女满头黑线,大致明白这妖王到底是在闹什么幺蛾子了,这一次次的去而复返,大概是怀疑那只女鬼隐藏在这片战场的某个角落吧!

    不过,你这每次间隔都不足五分钟,人家会出来才有鬼。

    林虎最后再看了一眼战场,他有预感,这女鬼就在这里,但却找她不到,这前后六次,能用的办法都用了,却仍旧没有找到,终归还是手段太少。

    双翅一展,林虎再次朝着远方飞去,黑红色的翅膀,在天空中划出道道流光。

    五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再也不曾回来。

    “贫僧伤势已经无甚大碍了。”和尚捏了捏挂在脖子上的佛珠,面色红润,气血恢复如常。“有劳师兄了。”

    “无妨。”少女点了点头,就要收回贴在和尚背上的手掌,却猛然一惊,一手贴在和尚左边背上,一手轻轻上移,接近了对方的天灵盖。“你是怎么发现的?”

    “妖王第五次返回,你气息有一刹那的变化,其中有我佛家韵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