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我什么也没看见

    梅花状的脚掌,踩在颜色艳丽的玫瑰花上,将大片大片的玫瑰花,踩成了一滩一滩的烂泥,连带着玫瑰花中央,所存在的灵石,同样被萝的脚掌踩成了碎片,随后在她略微的用力下,碾成了粉末。

    林虎看了看地面粉末状的灵石,再看了看绵延不见尽头的玫瑰花海,心中有了一个问题。

    这么多的灵石,要怎么收回来?

    算了,之后再说。

    跟在默不作声的萝身后,林虎看着她闷闷不乐向前走去。想了一会儿,林虎还是决定没话找话。“这些铭文。”

    “是小狐狸刻的?”

    “对啊。”萝没有回头,只是顿了顿脚步,但很快,她又继续向前走去。“我们去北海的时候,我央他刻的。”

    合着自己回来之后,雪山上什么阵法都没刻画完毕,是因为这只小家伙,干这事情去了?

    真的是不务正业了,回去扣他的零食。

    不过,闻着鼻子中的香味,林虎意外的觉得,倒也还不错。

    “那烟花?”

    “那个叫张静渊的道士让人送来的。”

    花瓣就不用问了,肯定是牡丹花灵弄出来的,秦岭目前,还没有发现其他的花灵。

    山顶再次安静下来,只有林虎的脚步声在不断响起,至于萝,她走路几乎是没有声音的,从来都是如此。

    “就这么回去了?”走得几步,林虎终于还是没有忍住,这特么弄出这么大场景来,就这么虎头蛇尾的收场了?

    这不是这只母老虎一贯的风格啊!

    “嗯,这次做得不好。”萝却真的就这么结束了,她肯定的回答了林虎。“我不想这么草率。”

    在林虎的沉默中,她停下了脚步,接着开口说道,声音有了一贯的刚硬和骄傲。“无论你答不答应。”

    “愿不愿意。”

    “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有别的虎。”

    萝转过身,将硕大的头颅抬起,她的眼神中有骄傲,有杀意,也有着强烈的占有欲和爱意,四目相对之下,她一字一句的对着林虎说道。“如果有,我就杀了她。”

    萝的声音平静而稳定,说话一贯不怎么带尾音的她,让这句话变得更加强硬,仿佛只是在告知,在陈述一个事实,而不是彼此间的交流和商量。

    林虎:

    虽然话语很有些凶狠,残忍,但这才是萝真正的性格,表白求爱浪漫什么的,都只是对林虎存在的,她本身还是一头凶猛嗜杀的老虎,若非她现在已经打不过林虎了的话。

    林虎甚至有理由相信,她很可能会对自己,来一个老虎硬上弓。

    “不会有的。”看着萝认真的眼神,林虎明白她并不是在说着玩儿,她是真的敢这么做。

    说完这句之后,林虎犹豫了好一会儿,没敢问两只小老虎咋办,万一正在兴头上的萝,真把那两货咬死了咋办。

    “那自然最好。”萝仍然盯着林虎的眼睛,随着巨嘴张合之间,她长长的獠牙闪烁着寒光。“我不想杀同类。”

    “不是同类的话,怎么办?”萝的话太好接,林虎不由得脱口而出。

    说完之后,他才发现,自己好像在作死。

    “你是说那只小狐狸?”萝眼神中带着明媚的笑意,声音却冷得像雪山之上,老树的树叶一般。“你喜欢她?”

    “没有没有。”林虎连忙否认。“她那么小只。”

    “我们可以把她养大。”萝的声音更冷了,林虎甚至感觉整个山顶的温度,都有了明显的降低。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萝踩着优雅的猫步,走到林虎的身前,声音却不再像之前那般寒冷。

    甚至,还很了有些温柔的味道。

    但林虎却觉得,山顶的温度,比起之前更冷了。

    “那个”

    “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

    “我给你解释的机会。”

    “你能不能”林虎犹豫了好一会儿,才继续开口说道。“先把牙齿从我脖子上拿开?”

    “你说完之后,我会考虑的。”

    “”

    这个解释有点不好想,尤其是萝的牙齿还在林虎的脖子上,大有一言不合就开咬的趋势。

    “我喜欢的是你。”林虎灵机一动,说出了这句万能的台词。

    萝眼珠一转,将尾巴甩了甩,语气中有了些笑意。“这句话我很喜欢。”

    林虎才堪堪松了一口气,就听见身边的母老虎接着说道。“所以再给你一次解释的机会。”

    “只有一句话,你要想好。”

    这特么的都和谁学的?

    这只母老虎,越发像人了,而不再是以前,那只说话完全不经过大脑,能动手就不哔哔的野生罗罗了。

    “你们还没完?”憨厚而粗鲁的声音响起,林虎赶紧回头,看见了一只肥硕的熊猫。

    在萝满含杀气的眼神中,熊猫挠了挠头,转身就跑,声音远远的传过来。“我什么也没看到。”

    “我就是来问问,还需要玫瑰不?”

    很快,下一句话也传了过来,声音愈发的远了。“不需要的话,我就先回去了,伴侣们还等着我呢。”

    所以说,这满山遍野的玫瑰,还有这家伙的一份功劳?

    哦,对,差点忘了,这家伙有草木枯荣的技能,玫瑰也能轻松操纵的吧!

    “这货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林虎为熊猫的神助攻默默点了个赞,不管怎么说,这货来得真他妈是时候,经过他这么一打岔,林虎瞬间有了转移话题的机会。

    “今天下午。”萝的声音有些低沉,她将牙齿从林虎脖子上移开,目光低垂,似乎有些意兴阑珊的样子。“妖类们都被送出来了。”

    “狐闫,还算得上守信。”

    “嗯。”

    “所以说”在萝炽热的眼神下,林虎低下头轻声说道。“你说内丹有问题,只是想要引我过来?”

    萝将目光移开,看向山下正在忙活的众多妖王。“倒也不全是如此。”

    “嗯?”林虎抬起头,同样看向山下,在无数妖类的齐心协力下,森林中的火焰已经几乎止住了。“那”

    “内丹,是真的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