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触天之柱

    汪京放下手中的通讯工具,转而望向身边的男子,他正在看着天空,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汪京的眼神很是崇敬,面前这个男子是他最尊敬的人,也是他修行路上的导师,更是他所臣服的王。

    等待了许久,面前的男子都没有低下头,余光看去,他似乎在观望着一点点露出眉目的星星。

    汪京不知道这样的东西有什么好看的,是会让人变得更加智慧吗?可能不是,汪京心中有一个不敢说出来的想法,可能只是让人看起来更有逼格吧!

    尽管心中胡思乱想,但他却仍旧静静的等待着,等待着面前的首领看完天空。

    在漫长的等待中,汪京也不由得抬起头,看向那不知道存在着什么的天空,但他只见到最后一点落日,已经被地平线所吞噬,唯有最后的一点点余晖,还在竭力的展现着自己的存在。

    月牙已经微微露出了一点尖锐的菱角,并带动着极北天空中的星星,一点一点的爬了出来。

    夜色,要降临了。

    “怎么了?”男子的声音在汪京的耳边响起,不知何时,他已经低下了头,正在望着面前的汪京。

    “尊座。”汪京犹豫了一会儿,低声说道。“那几只妖兽,已经被抓住了。”

    “哦,速度很快嘛。”共工将目光从汪京的脸上移开,微微侧身,话语虽然有些惊讶的意思,但脸上的表情却满是如我所料。

    “据说是......”汪京用余光仔细看了看身前男子的脸色,才接着说了下去,语气和脸色都带着略微的惊惧。“那只长时间待在雪山上的妖王,他亲自出手了。”

    “倒也不出我所料。”男子背负着双手,笑着点了点头。“那只老虎,果然出手了。”

    “尊座之谋划,岂是妖类所能料到的。”汪京对于这个解释十分信服,脸上的惊惧变得轻了许多。

    “自然。”共工点了点头,问起了另一件事情。“北海的暗子,都被拔出来了吧?”

    “是的,尊座。”

    “让那几只野兽信以为真。”共工笑着说道。“他们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为尊座而死,是他们的荣幸。”

    “东西拿到了吗?”

    “是的,尊座。”汪京满脸崇敬,却根本不知道共工的心中是何等的卧槽。

    整个计划从一开始,就出现了大量的意外,先是被一群什么都不懂的妖族,破了自己精心布置的阵法,自秘境中得来的大量雷鸣砂,也成了对方的缴获。

    以至于没有交战的双方,极快的发现了自己在秦岭动物园做的事情,他甚至来不及带走全部的战利品,做完自己想做的全部事情。

    虽然在汪京面前,他装醉一副一切全在掌握中的样子,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整个计划,几乎已经完全变了样,他也只能顺水推舟,将其改的面目全非。

    甚至,到了最后,他还不得不牺牲为数不少的属下,去引起那群刚刚从秦岭出来的兽类们,对于人类的仇视。

    为此,还损失了不少的妖类精血。

    虽然那只巨猿的智商很高,学习能力也很强,但越是像人类的妖兽,越有自己的性情,而以他的性情,在了解到秦岭动物园被屠杀殆尽之后,必然会不管不顾,屠杀人类以泄愤。

    以此产生的冲突,必然可以为自己的实验,提供大量的时间,战争是最容易转移注意力的。

    之前的计划失败,在于那只老虎手下的强者,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多,甚至还有一只阵法技巧极其高明的狐狸。

    他便不得不退而求其次,引动那只巨猿,让他去看看,自己被屠杀殆尽的故乡,本以为山高水远,这次的计划,想来,不会再被那只老虎破坏掉。

    却没想到,那只统帅北海妖族的鲲鹏,竟然不顾自己的伤势,去追逐那几只全不相干的妖类,以至于那只战力强横的巨猿,根本就没能够逃到秦岭动物园,就被生擒活捉。

    真是好一场虎头蛇尾的谋划。

    一切都计划好了,却没想到,整个事件,几乎全盘没有按照自己的想法来。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古人诚不欺我。

    “尊座,那我们......”汪京的声音响起,打断了共工的沉思。

    他抬起头,毫不在意的说道。“静观其变就是。”

    “可........”汪京犹豫良久,方才接着说道。“他们已经被捉拿,我们的计划?”

    “我原本的计划,就不是在他们的身上。”共工满脸都是淡然,仿佛胸有成竹一般,接着说了下去。“若是能让他们看到,并且疯上一场,自然更好。”

    “若是不能,也无所谓。”他看向汪京手上的戒指,那个自黑市买来的廉价须臾戒。“我们想要的东西,已经到手了。”

    汪京看着手上的戒指,点了点头。“尊座深谋远虑,岂是他们能懂的。”

    共工虽然满意汪京的马屁,面上却不动声色,只是喃喃自语般的说道。“鲲鹏和巨猿的血液。”

    “又能做出什么样的兵器呢?”

    “属下很是期待。”

    “哈哈哈,本座也很期待。”

    “走吧!”共工望向远处的丘陵,那里隐约有一个小小的镇子。“那里,该去一趟了。”

    “是,尊座。”

    虽然整个计划变化太大,但好在,鲲鹏的血液,却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最关键的事,那些一直以来,只提供他们想给自己的情报,并不断在自己头上拉屎的家伙,被他在这次的计划中,整个拖下了水。

    上次的围剿,若非他实力强横,而叶笙歌被秦岭妖王揍的太重,自己就险些被他们作为了弃子。但即便如此,秋水的根基,经过雪山一战,妖王大会一战,和围剿一战,几乎就已经全军覆没了。

    首领就只剩下了自己和汪京,其余尽是小鱼小虾。

    但自此事之后,那些老匹夫,不敢不和自己完全撇清关系。

    从此,山高水远,仍由自己驰骋。

    凡人,何德何能,敢为我之上?

    共工,这个名字,从一开始,就代表着他的想法和信仰。

    若天压我,便触天之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