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我是不是该表扬你?

    往日平静的秦岭,今日却不甚平静,数量众多的军人手持枪支严阵以待,天空中飞行的是为数不少的武装直升机,地面还有着许多的步兵战车和数量极少的坦克。

    “他们是附近军事基地调动过来的。”周饮枫的话语中带着点别样的意味。

    林虎想起了之前和军娘她们相处时,提及的那个尚未建好的军事基地。是自从上次试探之后,新建的军事基地,就驻扎了许多的军人吗?

    武装直升机,步兵战车,乃至于坦克,军事力量可以称得上是强悍异常了。

    不过,也没什么,就像林虎将从秦岭野生动物园逃出的兽类,划分在领地外围一样。

    人类和秦岭,彼此都保持着心照不宣的忌惮和警惕。

    将目光向着四周投去,林虎赫然发现两旁的森林,已经尽数被黑暗所笼罩,其中有着无数鬼魂和僵尸,他们在两只灵级鬼类的带领下,将人类的侧翼紧紧围住。

    而正面,是众多的灵级兽类,他们正站成一排,统御着四面八方赶来的妖兽,并与人类展开对峙。

    但双方都很是克制,没有谁主动的挑起战争。

    只是相互警惕着对方,并等待着雪山顶上的消息。

    所以当林虎抵达白狮领地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双方互相警惕,却又互相克制的一幕。

    随着他的到来,众兽王开始附身行礼,并山呼妖王,声音响彻四野,卷动的灵气将两只鬼王的领域都震得一阵颤动。

    原本严阵以待的人类,也有了些动静,一个老道越众而出,他须发皆白,很有些仙风道骨的味道。

    “静渊。”

    “师父。”张静渊恭敬行了一礼,并侧身对林虎致歉,在林虎你随意的眼神中,向着老道飞了过去。

    他们嘴唇微动,不知道在沟通着什么,但林虎对此也不感兴趣,只是看向站在最前方的白狮。

    白狮身边是一只银背大猩猩和一只肥硕的熊猫,还有一只长相颇为奇特的龙种,而天空中盘旋着的,是一只白鹰。

    这群逃出动物园,并在秦岭觉醒的妖类,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小团体。

    林虎没有对于这样的团体,有任何的针对性的动作,因为在秦岭,这样的团体并不在少数。就像化蛇白鹿和蓝鲸,黑龙和老牛,鬼王和尸王,都是这样一个个小的团体。

    包括林虎自己,萝,秋,和那只猴子,也同样是这样的团体,并且是秦岭最强大的团体。

    之所以保持着听之任之的态度,不仅仅是因为林虎太懒,懒得去管。

    还因为,妖类自然是团结起来更好,就算他们自身再是强大,也难以避免被人各个击破。

    就像当初被袭击差点身死的老牛,若非有黑龙在,他恐怕当场就被杀死取血了。

    再像以前那般,各自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相互忌惮,相互厮杀,那不是林虎统治秦岭的宗旨,若如此,林虎还不如不管。

    但目前,最重要的,还是问清楚这件事情的缘由,所以林虎,对着不远处的白狮传音。“你杀了那个人类?”

    白狮愣了愣,回头看了看外围的人类,仔细的思考了好一会儿,才再次看了看林虎,欲言又止。

    差点忘了,这货不会传音。

    转身对着狐白示意了一下,狐白点了点头,走向前来,不过片刻,就起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隔音结界。

    “妖王.....”白狮先是恭敬的趴伏下去,在林虎眼神的示意下,他才开始说出了自己憋在嘴里的话。

    “不知妖王,说的是哪一个人类?”

    这话说得,好像你杀了很多似的。

    但白狮还真的就证实了林虎的想法,他接着说道。“小妖杀死过数名人类,却不知道这些人类说的叶笙歌,到底是哪一个。”

    还真杀了,果然不能对于这些从动物园出来的货,抱有太大的期望。

    白狮的声音带着略微的不爽,接着将话说了下去。“昨天晚上有人闯入小妖的领地,要不是逃得快。”

    “小妖也未曾追出森林,巢穴中的骨骼,说不得就要多上一具。”

    我是不是还该表扬你?

    林虎静静的看着面前的白狮,看得白狮有了些紧张,他急忙解释到。“他们都是主动闯入森林中的,小妖从未出岭袭人。”

    “这些事情且不提。”林虎想了想,打断了白狮继续说下去的话,大致的描述了一下叶笙歌。“昨天上午,有一个和他们衣着类似的女子,持了我的龙角来秦岭。”

    “我曾让白鹰化蛇送她出去。”林虎仔细打量着白狮的脸,注意着他每一个细微表情的变化。“她....”

    “是你杀的吗?”

    “不是。”白狮肯定的说道。

    “后来白鹰将她交给我护送。”白狮回头看了看不远处的树林,接着说道。“我曾跟着她到了那里。”

    “之后呢?”林虎随意看了一眼,距离不远不近。

    “之后小妖就回去了。”

    “未曾杀她?”

    “未曾动她分毫。”白狮肯定了林虎的想法,并接着说道。“直到小妖离开,她尚且毫发无损。”

    林虎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既然白狮说不是他所杀,那么就一定不是,无论是林虎自己从他表情变化的判断,还有对于秦岭统治的自信,都让他的心中有了这样一个答案。

    既然不是,那么,栽赃嫁祸的,又会是谁呢?

    自己在秦岭一向低调,人类也与自己算得上合作愉快,不可能以牺牲一个镇守的性命,来挑起这场战争。

    这对于秦岭和人类之间,都没有任何好处。

    他们自己的内忧外患还没有解决,自然不会惹祸上身,而自己也已经确定了事情不是秦岭所为。

    但事情,还不会这么容易结束。

    “妖王。”林虎回过头,这隔音结界是单向的,外面的声音对于林虎来说,并没有任何阻隔。

    张静渊落在林虎的面前,低声说道。“贫道已和他们交代清楚。”

    “现在,请妖王去看看叶笙歌失踪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