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刷剧的狐狸

    当林虎再次见到叶笙歌的时候,几乎差点,就认不出这个让他印象深刻的女人。

    她身上有着不轻的冻伤和烧伤,头顶还顶着好几颗青草,那是未曾完全散去的木灵气,将风中的种子生长成了杂草。

    几只长度以丈计的鸟兽,老老实实的趴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她们的身后,是一头离开了水流的庞大蓝鲸。

    但无论是妖兽,还是那头庞大的蓝鲸,他们的目光都死死的盯着地面,似乎地面上,有着什么好看的东西。

    而林虎,此时正高高趴在之前妖王大会,所建造的平台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被横放在地面上的叶笙歌。

    她已经彻底昏迷了过去,左手中还紧紧握着一只白色龙角。

    龙的角没有太大的区别,林虎在其中留下的味道也几乎一致,并不能分辨出这是秦瑶的那只,还是猴子给张静渊的那只。

    但龙角的来源,林虎并不是太过于在意,他目前所好奇的是,这个女人,为什么拿着龙角还能被打成这样。

    也不知道这女人,是不是天生具有嘲讽脸,走到哪儿都能被妖怼。

    还是说,她和秦岭妖族的八字不合,见面必有一伤。

    林虎收回看向叶笙歌的目光,将目光转向地面的妖类们,平静不含任何情绪的询问道。“龙角你们不认识?”

    这群兽类,越发的无法无天了。

    林虎并不在意他们把来秦岭的人打成这样,也不在意他们打的是谁,自然也不会因此怪罪他们。

    他所在意的是,这群妖类,竟然不遵守自己定下的规矩。

    平台下方一片安静,林虎的目光扫过趴得整齐的妖类。

    “妖王。”白鹿抬起头,看向高高趴着的林虎,低声说道。“是我打的。”

    主动承认是好事,不过你当我眼瞎啊!

    她身上那些风灵气切割出来的伤口,雷灵气击出来的焦黑。

    当本王看不见?

    林虎不置可否,等着还有没有其他妖类主动承认,却听见白鹿接着说道。“我等本不知道她有龙角。”

    “她拿出来的时候,就已经被打成这样了。”

    林虎心中一动,觉得大概这就是事情的真相了,白鹿一贯诚实,而且以叶笙歌的脾性,也绝对做得出强闯秦岭的事情来。

    别说强闯秦岭,就是更出格的事情,如果说是叶笙歌做的,林虎也相信。

    自然便怪不得秦岭的众多妖类。

    既然怪不得他们,留着干嘛。管饭?林虎随口对平台下的众妖王说道。“你们退下吧!”

    众妖恭敬应是,起身准备告退。

    “等等。”众妖立刻停下脚步,转身看向高台上的林虎,等待着他的吩咐。

    林虎看着那条从北海带回来的蓝鲸,想起了自己的鲲鹏血脉还没给,但稍稍犹豫之后,林虎最终打消了这个想法。

    不是因为自己没有足够的经验去进化,而是因为,不能无功而赏。

    身为一方妖王,哪怕林虎长时间没有自己身为妖王的觉悟,做事想起一出是一出。

    但却也本能的觉得,无功而赏这种事情,并非是自己应该做的,哪怕这样做的利益不小,也是一样。

    在场的这些妖王们,多数都曾为林虎征过战,为秦岭受过伤,为妖族流过血,他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若是直接跳过他们,给了那只蓝鲸血脉能力,无论他们有没有意见,这都确实不是林虎这样一个妖王,所应该做的事情。

    “伟,雪糕,擎。”林虎将白鹿白鹰化蛇的名字点了出来,众妖自然点头应是,林虎随口说道。“十日之后,来雪山一趟,本王有赏。”

    也不去管三妖感恩戴德的奉承,林虎想了想,看向那只颜色华丽的蝴蝶,她在杀金龙的战斗中做了不少的事情,也出了不少的力。“舞,你也来。”

    舞整个一愣,随即眼神中有明显的喜悦开始炸开,她在空中飘飞了一圈。“是,妖王。”

    而后,林虎随意挥了挥爪子。“退下吧!”

    众妖沿着雪山的斜坡,鱼贯而下,很快消失在了林虎的视野中。

    在高台上看着叶笙歌发了一会儿呆,林虎对着四周喊了一声。“把他拖到树边去。”

    但林虎等了好一会儿,整个山顶并没有谁回答他,整个雪山很是安静,只有轻微的电视剧声音在响起。

    电视剧?

    将硕大的头颅,向着四周环顾一遍,林虎看到了那只喜欢舞剑的小白狐。

    他正在认真的摆弄着阵法,林虎自然看不懂,却也知道他在做事。

    目光扫视到那个穿着连衣裙的狐女,只见狐沫正捧着一个手机,玩得津津有味,电视剧的声音也是从她的手机中响起的。

    而她身边,是一个同样穿着洁白长裙的女子,她正一边看着,一边还在指指点点。没有错了,是伥鬼本鬼了。

    而林虎家的那只母老虎,也趴在她们的身后,同样看得很是认真。

    林虎愣了好一会儿,才发现这三个货,活像是一群追剧的闺蜜。

    天大地大,手机最大。

    嗯,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直到一根长长的树根,将叶笙歌的腿卷住,拖到了自己的身边,才解决了林虎没人理会的尴尬局面。

    小狐女毕竟不是自己的嫡系,而且自己还需要另一只小狐狸给自己做苦力,为了防止对方撂挑子不干了,自然不能训斥。

    萝....自然也不能,思来想去,就只有拿王珏出气这样子。

    “王珏。”这次伥鬼果然听见了,将目光在手机上最后转了一圈,随后抬起头看向林虎。

    林虎自然注意到了这个小动作,更加气不打一处来。

    以前这只鬼多听话,多服从命令,喊东绝不往西,喊追狗绝不撵鸡。

    不过就是一个手机,前后不到三天,就把她完全腐蚀了。同样被腐蚀的,还有那只抖动着狐狸耳朵,两只长腿摆出极嚣张姿势的狐沫。

    而林虎的伴侣,那只母老虎也好不了太多,虽然满脸都是一副不太看得懂的样子。

    但,就算看不太懂。

    这也丝毫不耽误她跟着看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