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当天才遇到无赖

    也是化蛇来了又走之后,林虎才想起一件事情,自己在青丘狐国交易到的许多仙术神通,似乎应该将自己手底下的嫡系力量先武装起来。

    毕竟,除了鲲鹏之外,自己灵觉控制的其他妖类都太过于弱小了。

    一只每天只会踢球的老树,一只每天只知道吃泥鳅的化蛇。

    白鹿白鹰还好,有能力,实力也还勉勉强强。

    但相比起那些海洋霸主,一方首领,如金龙这样的妖类,他们真的可以说是非常弱小了。

    更何况,林虎想起了那方庞大的秘境,其中那些强横不可一世的妖族?

    虽然他们出来不了,但这并不代表着林虎,不应该向对方看齐啊!

    所以,自己应该在雪山顶上,像出云宗一般,建一座类似藏书阁之类的东西。让自己手下的妖类们,论功前往挑选修行。

    尽管他们现在臣服在林虎的威势之下,但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威不可以常恃,恩不可以常施。

    所以,恩威并重,才是御下之道。

    阁楼的名字林虎还没想好,但可以先建,所以当务之急,是要学习阵法。

    好歹也是一方妖王,自然不能简简单单弄个山洞就糊弄过去。

    好在青丘赠与的阵法卷轴极多,从入门到精深,各种大小阵法的布置,应有尽有。

    想到就做,林虎从戒指中翻出一枚玉简,正是青丘狐国赠予给他的二十余卷阵法玉简中的入门篇。

    林虎将之在面前展开,不过一尺宽三尺长短的玉简,很快化作了宽约丈许,长达数丈的庞大卷轴,十分贴合林虎的体型。

    嘿呀,高科技呀!

    林虎一边感慨,一边开始浏览上面显现出的文字。

    五分钟后......

    在山顶不断飘落的雪花中,一只黑色毛发遍布着红色花纹的老虎,正趴在一张数丈长的玉简上,睡得十分香甜。

    他如同小树一般的胡须轻轻颤动间,猫科动物特有的呼噜声正在响起,震得天空中飘落的雪花层层破碎。

    离林虎不远的牡丹花灵旁边,一个新挖出来的池塘中,身长两丈左右的肥硕泥鳅,被呼噜声惊吓得来回乱动。

    狐沫一个翻身从老树的枝丫上跳了下来,一路小跑到睡得正香的林虎旁边,她仔细的打量了一遍林虎,再看了看地面展开的卷轴,瞬间有了一种学渣所见略同般的感受。

    王珏也飘了过来,仔细的看着卷轴上的字体,显得很是认真。

    “王姐姐,你看得懂?”狐女的辈分总是分得十分的混乱,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现在有种交友不慎的感觉。

    “自然是看不懂的。”王珏理所当然的说道。

    “那你还看?”

    “这字很漂亮。”

    “我写的,当然漂亮。”狐白蹦跶着跳了过来,脸上满是得意的神情。“这上面的字都是我写的。”

    他等了一会儿,却并没有人接话,整个山顶瞬间冷清了下来,整个山顶只有呼呼的风雪和林虎的呼噜声,刚刚还热闹的山顶,瞬间陷入了天被聊死的尴尬场景。

    即使两狐一鬼在林虎耳边聊天,这只在阵法书籍面前没有坚持住五分钟的老虎,却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呼噜声依旧响得如同雷鸣。

    甚至,他睡得更香了。

    当林虎一觉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他未睡之前在接受传承的萝,也正趴在他的身边,瞪着两只漂亮的大眼睛看着他。“醒了?”

    林虎点了点头,站起身来。睡足了的他,颇有些神清气爽的感觉。“天才黑啊?”

    既然天才刚刚黑下来,看来睡得也不是很久。

    “对,才黑。”萝的眼中有了些笑意,在林虎正准备开口的时候,说出了下一句话。“这是第二天了。”

    林虎:.........

    果然,就不能奢望学渣,能看懂阵法这类的高端东西。

    林虎在那密密麻麻,完全不知道所以然的文字中,根本坚持不了五分钟,但睡觉却睡了整整一天一夜。

    这倒是个安眠的好办法。

    算了算了,找别人来研究,王珏似乎就不错。

    林虎看了看沾着不少不明液体的卷轴,将它一脚踢到了王珏的身边。“你,学阵法。”

    “是,妖王。”

    对于王珏的反应,林虎很是满意,属下的用处,就应该体现在这个时候。

    “虎叔叔。”狐沫跑了过来,她拉了拉林虎的腿,漂亮的大眼睛满是好奇。“你是要用阵法做什么吗?”

    林虎想了想,觉得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对。”

    狐沫眼珠一转,指了指身后的狐白,理所当然的出卖了他。“他很精通阵法呢。”

    狐白一愣,看了看正盯着他的林虎,急忙摆动着爪子说道。“叔叔,你别听她瞎说,我不会。”

    他已经猜到了林虎想要做些什么,而太过于庞大的工程量,让这只不爱说话,却也有着小孩子般爱表现的狐狸,有些望而却步。

    林虎毫不在意的看了看狐白,眼神中充满了怀疑,自己都看不懂,这只小东西能看懂?

    逗我呢?

    但狐沫紧接着的一句话,就推翻了林虎的想法,还让他感觉到了自己智商的低下。

    “这卷玉简是他写的。”狐沫如是说。

    林虎还没有从这个暴击中反应过来,就听见狐沫接着说道。

    “给你的所有阵法玉简,都是他写的。”

    难怪自己看不懂,原来写书的是个孩子。林虎瞬间为自己看不懂阵法玉简,找了个完美的理由。

    这不能怪自己理解有问题,是对方写得有问题。

    “说谎可不是好孩子。”

    狐白低下头,犹豫了半晌,才低声说道。“是,我是精通阵法。”

    完美,自己终于不用看这些看不懂的书籍。

    也不用花费大量的经验值,去系统里面兑换了。

    “你之后,帮我在秦岭布置一些阵法。”林虎甩了甩尾巴,心情颇为愉快。“就当我带你们出来的报酬。”

    “我哥哥不是给了吗?”被林虎这句话说懵的狐白,脱口而出。

    “那就当是在我这里的借住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