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种花家的军人

    “他们,不是我们杀的。”秦瑶再次重复了这句话,她面色严肃,眼神诚恳。“我们不会杀死任何一个无辜者。”

    “不是你们。”女子脸上有着悲凉的笑意,鲜血不断从她的嘴角滴落下来。“我一个将死之人。”

    “何不让我,死得明白?”

    剑仍在地面上缓慢拖动,带动着女子不断前行。

    她似乎想要在死之前,将这件事情,问个明白。

    秦瑶正准备说话,就看见那个站立的女子,被突如其来的狂风刮倒在地。

    毫无心理准备的秦瑶,被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林虎吓了一跳。

    林虎疑惑的看了一眼面前脸色苍白的军娘,只见她拍了拍胸口,似乎受到了一点惊吓。

    又不是第一次见我,怕个毛啊!

    一直以来,自己都觉得这丫头,颇有点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样子。

    原来都是自己的错觉。

    没想到,当时第一次见自己的她,才是本色演出啊!

    虽然心中吐槽,但林虎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看了一眼军娘,对她询问道。“怎么回事?”

    秦瑶知道林虎问的什么,开始对林虎讲述。“我们传送到这里,原本与这些修行者相安无事。”

    “之前也曾遇到过,但他们只是有些好奇,却并没有什么过激的举动。”

    “但昨天早上,开始不停有修行者尾随着我们。”

    “我尝试过与他们交流。”秦瑶紧皱着眉头,接着说道。“但他们并没有与我们沟通的意思。”

    林虎随意一个甩尾,将刚刚站起来的女子扫在了地上。

    不好好装死,在我身边晃什么。

    要不是杀了那几个老头,心情略有好转,你就被我的尾巴拍死了。

    秦瑶看了看再次躺在地上吐血的女子,犹豫了一下,对身边的军人打了个手势。

    “知道原因吗?”林虎不是很感兴趣,只是随口问了一句。

    “知道。”军娘却给了林虎肯定的答复。

    “有人说,前天夜里,有两个宗门被灭了门。”秦瑶看着昏迷过去的女子,被军人抬走,继续说了下去。

    “据说,灭门者,用的也是枪支。”

    “有其他国家的人进来了?”林虎很快想到了原因。

    对于种花家的脾性,他还是很了解的。

    连本土的妖类,只要不做乱都可以容忍下来的他们。

    在进入秘境之后,有失踪人员未找回的情况下,是肯定不会搞事的。

    和平,谦逊,忍让,大度。

    是这个民族铭刻在骨子里的。

    “应该是。”

    “我可以确定,进入的成员,并没有主动袭击过任何人。”

    “后来呢?”越发有意思了,开启这么多传送门,并且禁止本土人类妖族出去。

    不应该是秘境自身的意志,那么是有幕后黑手吗?

    他又想做什么?

    “直到他们汇聚起来,开始对我们发动了进攻。”

    “那时候,只有雪糕找到了我们。”秦瑶看了看远处趴在化蛇身边的萝,和正在对萝讲述着什么的化蛇。“她拼着重伤,杀死了领头的老者。”

    林虎一愣,侧头看了看正盘踞在萝面前哭诉着什么的雪糕。

    她满脸泪痕,对着萝说道。“妖后,我想回家,我想吃泥鳅...”

    林虎眼睛一翻,对着秦瑶露出一个,“你特么在逗我”的表情。

    对着秦岭妖王宣布个事情,还能紧张得忘词的货,你告诉我她能干掉一个灵尊级的修仙者?

    你简直是在逗我!

    要是白鹿和熊猫,说不得我就信了。

    一只黑熊走到了林虎的身边,符合着秦瑶的话说了一句。“确实是雪糕杀死的。”

    林虎侧头一看,一只纯黑色的熊站在自己的面前。

    通体黝黑的他,鼻子眼睛都分不出来。

    眨了眨眼睛,林虎脱口而出。“你是谁?”

    “秋啊。”黑熊呲了呲牙,一巴掌拍在了林虎的背上。

    “你怎么变成这副鬼样子了?”林虎看着面前的黑熊,强忍着笑意。

    黑熊看了看自己圆滚滚的肚皮,原本雪白的毛发,已经尽数被劈成了黑色。

    秋一脸懵逼,愣了好几秒。“我怎么变成这副鬼样子了?”

    “我怎么知道。”林虎想了想,想起了自己刚来时,满天的电光。“可能是雷劈的。”

    秋往地上一坐,做了个标志性的拍肚皮的动作,有焦黑的毛发随着不断起伏的肚皮掉落下来。

    他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语气带着浓浓的绝望。“完了完了,我的四个伴侣会认不出我了。”

    四个伴侣!!!

    我特么....

    你能不能不要没事就挂在嘴边?

    侧头看向正安静等待着的秦瑶。“你继续。”

    “随后,在我们正准备转移的时候。”秦瑶看了看地上的熊猫。“被修仙者们拖住了。”

    他正在一把一把的拔着焦黑色的毛发,拔掉毛发的地方,开始露出略带粉红色的皮肤。

    “你拔了之后更丑了。”秦瑶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

    “鹿王和熊猫王也是那时候赶来的。”秦瑶不再看已经越来越辣眼睛的熊猫,接着说了下去。“之后,汇聚起来的修行者越来越多。”

    “还有,那几名赶来的老者。”

    “他们对我们发动了进攻。”

    “我曾让鹿王和雪糕他们离开。”秦瑶将身上的白色龙角拿了出来,看着面前的老虎。

    林虎打量了一眼龙角。

    因为自己的龙角,他们才帮助这些人类的吗?

    “雪糕说....”秦瑶的声音低沉,将化蛇的话重复了一遍。“他们愿意为了你的友谊而战,无惧生死。”

    林虎再次看向化蛇,她满脸的眼泪,哭得很是伤心。

    林虎:..........

    没想到这只胆小的化蛇,居然还能有这样的勇气。

    “再后来,就是虎王你所看见的这样。”

    “这个龙角。”秦瑶叹了一口气,将龙角递给林虎。“太过于沉重了。”

    “若是会因此而损失秦岭的妖王。”

    “我等,可以不要。”

    林虎愣了愣,没有去接。“给你了,就是你的。”

    “再说,你也做不了主。”

    但秦瑶却满脸坚定,“无论是谁做主。”

    “种花家的军人,不会因为自己的生命,而牺牲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