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关于讨(作)论(死)这种事

    林虎一脸懵逼的抬起头,看向已经站立起来的萝。

    看着她的双眼,闪烁出危险的光芒,两只前爪跃跃欲试。

    林虎犹豫了一下,没有说出自己嗅到了一种特别的味道,转而承认了错误。“我没有......”

    萝低下头,将庞大的虎脸伏低到林虎的眼前。

    她的两只眼睛带着笑意,嘴里却霸道的说道。“你就有。”

    被萝强行将话语打断的林虎,颇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的感觉。

    关于谈恋爱这种事情。

    我...胖虎。

    没有经验啊!

    “我真的没有。”林虎只能呐呐的,再解释了一次。

    萝看着明显有些词穷的林虎,眼珠一转,继续说道。“反正就有。”

    林虎:.........

    卧槽,哪里有了啊!!!

    我特么话都没说。

    “没.....”林虎刚刚说了一个字,就被萝再次堵了回去。

    “我说有就有。”萝一脸我说了算的表情,将林虎说了一个字的话堵了回去。

    林虎无语了一会儿,便顺着萝的话接了下去。“好好,你说了算。”

    但林虎并不明白,他在万千答案中,选了一个最作死的答案。

    萝眼中再次闪出危险的光芒,巨大的爪子砰的一声拍在了林虎的头上。

    在林虎一脸茫然的表情中,她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承认了?”

    事实上,和女人争论说没说这个问题,从来都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母老虎,自然也是一样。

    首先她是只母的,然后还是只老虎。

    所以,林虎被萝又抓又挠又咬的教训了一顿。

    但他仍旧不明白这个问题。

    在作死的道路上,虎不停脚的越跑越远。

    “那你毛确实没洗干净?”林虎埋着头低低的说了一句,说完才发现不对。

    抬起头,看见两只眼睛冒着红光的萝,林虎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

    “你再说....”萝的声音带着咆哮。

    有时候,这样的情况是解释不清的。

    做为雄性,你只需要翻过身。

    嘭的一声,林虎将萝按在了身下。

    萝努力的动了动身子,没有挣开。

    林虎将她的四肢全部按住,防止她再次对着自己头上招呼。

    萝的眼睛中略有着怒火,但更多的是明媚的笑意。

    “别闹。”林虎轻轻的舔了舔萝的耳朵。

    萝舒服的闭上眼睛,声音低低的响起。“没闹,人类不都是这么和异性互动的吗?”

    她的声音越发的低了,带着毫不掩饰的笑意。

    “不过,在人类的记忆里。”

    “哈哈哈!”她终究没有忍住,笑出了声。“你好笨!”

    林虎:???

    林虎一脸懵逼的看着,在自己身下笑出声的萝。

    仔细捋了捋,自己似乎,被一只野生的老虎。

    嘲笑了关于感情的事情?

    所以说,自己之前单身那么久不是没有原因的?

    看着萝在自己身下笑得越发开心,林虎啪的一巴掌扇在了她的屁股上。

    “所以说,你最近都看了些什么?”

    萝丝毫不在意林虎摸了自己屁股这件事,轻声说到。“等你的时候,翻了翻伥鬼的记忆。”

    伥鬼?

    林虎心中一动,好像有什么东西被自己给忘掉了。

    “夫君。”萝伸出被林虎放开的前爪,抓了抓林虎的脸。

    “怎么了?”林虎不再去想之前的事情,转而看向萝。

    萝动了动身子,对着林虎说道。“你饿不饿?”

    林虎仔细感觉了一下自己的胃,长时间保持饥饿状态的他。

    对于饿不饿这件事情,已经没有足够明显的感觉了。

    “饿了。”林虎诚实的说道。

    萝身子一翻,没有翻动。

    “放开我。”她的声音略大了一些,稍有点恼怒的味道。

    “好好。”林虎连忙从萝的身上爬开。

    萝一个翻身爬了起来,侧头看了看旁边的大石头。“出来。”

    “妖王。”躲了半天,一直保持着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的耳鼠,连滚带爬的从石头后面爬了出来。

    萝四处看了看,没找到合适的东西,看了林虎一眼。

    林虎默契的从空间中掏出一颗灵草,放在了耳鼠的面前。

    耳鼠看着灵气四溢的灵草,眼中很是复杂,犹豫了一会儿。

    她下定了决心,不再去看眼前的灵草,对着萝说道。“耳鼠不要灵草,只希望妖王,能让我生活在妖王的山峰。”

    萝转头看向耳鼠,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

    “你不怕....”萝的眼神中,开始有了来自万兽之王的杀戮**,她的声音带着浓浓的虎威,如同咆哮一般在山顶响起。

    “我吃了你?”

    来自血脉的压制,和天敌对自身的本能威胁,让耳鼠浑身发抖。

    但她还是继续说了下去,带着浓浓的恐惧,但话语却十分清楚。“妖王赶走我,我也活不长。”

    林虎也不由得侧头看向这只,有时胆小的要命。

    有时,却又显得十分胆大的耳鼠。

    在林虎和萝的注视下,耳鼠夹着尾巴,胆战心惊的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妖王赶走我,我也会被人类杀死的。”

    萝甩了甩长长的尾巴,朝着山崖的另一面走去。

    “与我何干?”萝向来缺乏同情心。

    尽管耳鼠帮她找回了林虎,但她也并不是很关心她的死活。

    耳鼠似乎并不意外会得到这样的回答,只是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我的父母,都是被人类吃掉的。”耳鼠的声音很轻,尽管说着自己父母的死,却并没有多少的仇恨。

    很是平淡,平淡得就像是说别人的事情。

    “他们说我的肉,吃了可以抑制心魔,可以百毒不侵。”耳鼠看着眼中开始有了兴趣的林虎,接着说道。“与其给人类吃掉。”

    “不如。”她的声音已经不再有恐惧,“妖王....”

    “你吃了我吧!”她的声音高昂,颇有点自暴自弃的味道。

    萝脚步一停,回头看了看耳鼠。

    耳鼠圆圆的眼中有绝望,有释然,还有着一些看不明白的情绪。

    “为什么?”林虎饶有兴趣的问道。“你为什么会觉得人类能找到你?”

    耳鼠甩了甩长长的尾巴,声音很低,却很肯定。“气味。”

    “我刚刚嗅到了很浓的气味。”

    “是我最喜欢的味道。”

    “我知道这片山中没有这种灵草。”

    “有人类。”

    “来捉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