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校园

    “我说的是实话呀。”萌萌正经的说道。

    “我的漂亮小宝贝长大了,在开学就是下学期,慢慢初二,初三,高中,学校里追你的人会越来越多。”紫妍抿了抿嘴唇说。

    “多就多呗,和我也没什么关系,我对那些小屁孩没感觉,我喜欢爸爸这样大英雄,超级厉害。”

    “......”

    一家三口躺在床上聊天,闲暇时光,幸福感是非常浓郁的。

    在床上腻了十几分钟,周菲打来电话,大家准备吃晚餐了。

    热闹两个多小时,萌萌回卧室和朋友们开黑打游戏。

    “萌萌,你怎么才上线,我们都以为你失踪了。”李沐恩的语气很幽怨:“我找了好几次,都找不到你,你跑哪玩去了?”

    “是啊萌萌。”贝金南忍不住说:“没有你的日子里,我们过的很苦酸。”

    “停停停!”萌萌无奈的说道:“你可别跟我飙土味情话,小心我爸揍你。”

    “我说的是真的。”贝金南唉声叹气:“我们玩游戏,你不带我们,到处都被人追着砍。”

    “是啊,我们谁也打不过。”

    “萌萌公主,快带我们飞。”

    “哼,等着,我上号。”萌萌轻哼了声,上号之后,带队出发。

    “萌萌,就是他们,总坎我!”

    “哎呀!萌萌你也没打过!”

    “快跑。”

    刚上线,蓦然发现,对方带头大哥,装备比萌萌还好一些,萌萌没打过,一时间愣住了。

    她都习惯见谁都是一刀秒的快感。

    现在猛地这样,还有些不适应。

    “他好像很厉害呀!”

    萌萌目光非常奇特的看着眼前的灰色屏幕。

    想当初玩小号的时候,就是这样。

    屏幕上掉了两件装备,价值近五百万。

    对方出手的人很激动,公屏打字:为了这一天,我已经等了好久,萌萌公主。

    “哼,等会儿砍死你。”

    萌萌打字回应了句,随之叫了声:

    “爸爸,爸爸我被人欺负了。”

    嗖!

    张汉秒到。

    “怎么了?”

    看到在玩游戏,又看到灰屏,张汉顿时笑出声。

    “来吧,开始砸装备。”

    张汉随手拿过椅子,坐在旁边开始充钱,人物回城后开始了。

    紫妍见到这一幕,无奈的摇了摇头,不仅没说什么,还拿了两杯果汁来。

    半个小时后。

    萌萌带队再次来到那个地方。

    刷!

    一刀下去,人头落地。

    对此,刚刚还很舒坦的玩家,泪流满面。

    为啥我掉的装备更贵啊!

    萌萌的几个同学,尤其是贝金南的哥哥,坐在贝金南旁边大眼瞪小眼,查看着萌萌的装备,神色震撼又感慨:

    “又充值两千万啊。”

    “哥,你怎么知道?”贝金南愣了愣。

    “公屏啊,刚才官方发了消息,还送出不少礼包,你的萌萌同学,太豪了,神豪,玩游戏前后五千万了吧,一般人可玩不起,这段时间,我好像也听说了些,萌萌的家境,在香江......”

    说到这里,伍兆空略微有些犹豫,最终还是说道:“我听一位大哥说,张先生在香江的地位,高到让人窒息,罗家那些顶级豪门,对他唯首是瞻,他有个特点,十分惯着他的女儿,有惹到他女儿的,从来没有好下场,以前的李家,好像就因为招惹到他的家人而覆灭,百年李家啊,那位大哥说,他女儿在第一中学,上初中,学习好,人长得也非常漂亮,你的同学张雨萌,还用想吗?老弟,她不是咱们能高攀的起的,你的心思还是收一收吧。”

    贝金南:“......”

    我也没说啥啊,你咋就教育上了呢。

    其实和萌萌经常一起玩的这几个同学,家境都很不错。

    李沐恩的父亲李恺,地产大亨,不差钱,像是贝金南这位小护花使者,背靠伍山行,其他人也都有来历。

    对于这些,萌萌也不怎么清楚,她交朋友向来都不看来历家境。

    这些习惯都是张汉间接培养成的,因为没人比她家境好,不需要看这些。

    休闲时光,最后一周的假期,就在香江玩耍,宅了好几天,又去逛街,和沐雪去搞怪。

    时间很快来到开学日。

    萌萌和李沐恩手拉手走入教室,班级很热闹,看到萌萌不少人都打了招呼。

    乐观开朗的萌萌,在班级、在学校人气超高的。

    “咦?木利,你嘴角怎么是青的?”

    看到前排座的男生,嘴角有些发青,萌萌奇怪的问了句。

    “我、我......”

    木利挠了挠头,苦恼的说道:“我挨揍了。”

    “是谁打的呀?”萌萌微微愣了愣。

    看他的嘴角,好像是没多久吧。

    “就前天。”

    木利见萌萌和李沐恩还有贝金南几人都看着他,想了想,还是将事情说了出来:

    “我寒假去乡下玩,我和表哥玩的很好,然后他和父母生气了,为了吓唬他们,和我一起想办法,他说假装喝农药,就去偷拿一瓶农药,还倒了半瓶,把瓶子扔地上,喝了一口娃哈哈,就让我去喊人,我去叫了舅舅,舅妈还有我爸和我妈。”

    “我装的挺像,特慌张的喊我表哥喝农药了,全家人一下都慌张的不行,吓坏了,跑进屋就看到表哥口吐白沫在抽搐,我妈说撬开他嘴,别咬到舌头,快点催吐,送医院。结果我爸一着急,拿了自己的布鞋塞到了表哥嘴里,我爸脚特臭......”

    说到这里,萌萌和李沐恩几人神色突然有些怪异。

    我的天啊,那是何等的折磨。

    关键的还在后头。

    “因为要催吐,我舅舅急的不行,直接跑出去,我还以为他去开车要送医院,谁知道,舅舅不一会就拿了一瓢翔冲进来,我表哥当时瞪着眼睛,说不出话,拼命的看着我,想要说什么,我当时真的吓懵了,完全不知道怎么办,最后表哥想要挣扎,可是有几个大人按着他,他反抗不过,就......”

    木利说不下去了,有些凄凉的神色。

    “啊?”

    萌萌几人神色顿时充满了怪异。

    很别扭,真的发生了?

    “然后我就挨揍了,是表哥打的,我不怪他。”

    木利声音弱弱的说道,似乎想起那样一幕,他整个人都有些恶寒。

    吓人啊。

    “额,别说了。”

    萌萌小脸一缩,不想听了。

    “你也挨揍了啊。”

    这时候另外一个男同学坐在木利旁边,安慰的拍了拍肩膀:“我寒假也挨揍了,让我爷踢了一脚。”

    “你、你是因为什么?”

    木利神色舒缓了很多,有人陪着也是种特别的安慰。

    “我爷爷和奶奶今年在我家过年。”

    男同学说道:“我爸爸过年那天中午才回来,还给我带了个天文望远镜,我很喜欢看月亮,当时高兴极了,我想着就是卖萌点的叫一声爸比,后来想了下,我都要上初二了,还是喊老爸吧,结果我看着那个望远镜,一愣神......”

    怎么了?

    男同学略微犹豫,似乎在想着要不要说,但都说到这了,哪有停的道理。

    在几人的目光中,男同学脸色微微泛红,嘴里吐出了几个字:

    “我就口误,直接喊了声老逼。”

    “我爷爷上来就给我一脚,真踢疼我了。”

    男同学的一席话,顿时让同学们哄笑声一片。

    “你可真有才。”萌萌笑个不停。

    “张雨萌,你寒假去哪玩啦?”木利问道。

    关系不算很熟悉,木利也没好意思叫萌萌,就直接叫的全名。

    萌萌闻言后回答:

    “去了好几个非常好玩的地方,还认识个新朋友。”

    “好玩的地方?是哪里呀?”木利又问。

    “秘密。”萌萌脑瓜微微一侧,很调皮的回答。

    “老师来了!”

    前排的同学突然说道,大家都回到自己的位置坐好。

    “同学们好久不见,寒假玩的开心吗?”白一林走进来后笑着和大家说。

    “开心!”同学们不约而同的回答。

    “初一下学期了,经过上学期的接触,同学们相互间也已经熟悉,关系很融洽,成绩呢,在重点班级,我们是第一名,这学期,我们要再接再厉,不要骄傲,上课的时候好好听讲,下课的时候就好好休息,这第一堂自习课,老师准备和同学们玩游戏,天黑请闭眼有同学玩过吗?同学们轮流来,没玩过的不要紧,看两遍也就会了......”

    白一林也很有闲情雅致,和同学们直接玩起游戏来。

    路过的教学主任见状,也忍不住笑出声。

    学习好,老师就喜欢,他在门外看了两分钟,才笑呵呵的离开,心中也有些感慨:年轻,真好。

    不只是对这些初一的学子,也是对白一林。

    像他四十多岁,想玩也玩不动了,没那方面的心思。

    学校生涯,再次开始。

    萌萌并没有因为成了天流之主,有什么改变,天流之主,想要彰显下星球宝珠的威力,最少要金丹期,还差不少距离。

    也没人着急这方面的事情。

    新月山上,紫妍和周菲又闲不住了,跑去公司当总裁,忙工作,张汉一个人开始闭关领悟。

    太虚雷经,无比玄妙,每天默念时,雷霆印记涌现出的鸣音,都能给灵识带来提升,一开始的提升很多,渐渐地也平息下来,至于雷尊塔,张汉还没打算去领悟雷法。

    对他来说,先参悟玄妙的太虚雷经,是第一步,不管何种神通、秘术、功法,基础最为重要。

    想要修行雷法,对于雷霆的理解,也是颇为重要的。

    “太虚流形,雷霆磅礴,昭昭其有,冥冥其无,集之成体,散之为雷,卷之而寂尔无形,舒之而忽兮有象,太虚雷经妙在灵台......”

    每次修行,总能有些许领悟。

    “雷法,真的很神奇。”

    久坐一上午,张汉呼出一口长气,忍不住感慨了声。

    站起身,骨骼咔咔作响。

    提升、不只是灵识上,就连不死体都有所提升,感觉有些奇妙。

    张汉所致的丁点雷法,根本无法与之媲美。

    对于修行这种未知的、玄妙之法,张汉的兴趣也颇为浓郁,休息几分钟,便继续参悟。

    中午,第一中学,食堂。

    萌萌,李沐恩,贝金南,周磊四人坐在一张餐桌,其他几个玩的不错的同学都在旁边,食堂的饭味道还好,能满足绝大部分人的口味,种类也多,只不过对萌萌来说,是有些食之无味,不过正好,吃了外面的事物,晚上回家吃饭才更香。

    也因为合群的关系,和同学们一起吃饭,萌萌也才没让家里送餐过来吃。

    “我过完年,在北美待了半个多月,感觉也没什么意思,没有朋友,还不如在学校上学了。”周磊唉声叹气。

    “你这算什么。”贝金南呵呵一笑:“我放假的时候,陪我表姐去相亲,那些相亲对象还挺有趣的。”

    “相亲?”李沐恩抬起头,很好奇的问:“你姐姐多大呀?怎么还需要相亲呢,不是说上大学的时候就可以谈恋爱,毕业了也能和喜欢的人一起工作。”

    “我也不知道啊,我姐今年还不到三十,好像是二十八,家里人着急,总催她。”贝金南挠了挠头。

    “相亲是什么样的?就两个人在一起聊天吗?”李沐恩又问。

    就连萌萌也抬起了头,这个词汇,只在网上看到过,属于比较新奇的那一种。

    “对啊,就随便聊聊,看对眼的就交往着试试,看不对眼就拜拜。”贝金南说道。

    “相亲的都是帅哥?”李沐恩说道:“就像是电视里演的那样?”

    “谁说的,我陪表姐去了三次,前两个都不怎么好看,最后一个还行,就是......”贝金南笑了笑,说道:“我表姐觉得他还挺有意思呢,一开始我表姐问他有房吗?那人直接拿出个房产证,问他有车吗?他就拿出行驶.证,问他有游艇吗?结果又拿出个证件,我表姐就好奇了,问他有私人飞机吗?他又拿出飞行资格证。”

    “好厉害哦,什么都有。”李沐恩笑着说道。

    “我还没说完呢。”

    贝金南放下筷子,笑道:“转折来了,我表姐就问他,你什么都会,那工作是做什么的?结果那个男子回答:我是专业办假证的。”

    李沐恩、萌萌、周磊:“......”

    神色略微有些愕然,没想到贝金南所说的转折,竟然是这个。

    “咯咯咯。”

    李沐恩在笑,萌萌也忍不住笑了两声:“有趣的灵魂呢。”

    “故事还有!”

    贝金南搓了搓手,笑呵呵的说;

    “我表姐听到他说是办假证的,非但没有生气,还对那男的有点好奇,觉得好玩,结果第一天的约会很成功,第二天出去玩,就没带我了,反正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交流的,第三天回来,怎么着?原来那男子说的都是真的,他不是办假证,身价好像也挺厉害,在南岛是个人物呢。”

    “叫什么呀?”李沐恩随口问着。

    “叶寒。”

    萌萌:“我知道他。”

    有些好奇了,叶寒不是东区叶家的人吗?

    那个人挺喜欢玩的,怎么还去相亲了呢。

    “现在他和我表姐偶尔约个会,发展成什么样我就不知道了。”贝金南说道。

    “萌萌,你放假这些时间去哪玩了?”周磊问道。

    “去了好多好玩的地方。”

    萌萌一边小口吃着饭一边回答。

    “那肯定非常好玩,让你这个网瘾小少女都不上网了。”周磊笑道。

    相对于贝金南,周磊要成熟很多,中学,初中三年,高中三年,成长的速度是很快的。

    “这学期上完,我就要去高中了,哎,听他们说高中的学习压力更大,娱乐的时间非常短,三年,时间过的真慢,我想要上大学,去上京,看看首都的风采。”周磊神色向往。

    “我读大学应该是在国外吧。”贝金南说道:“前段时间我父母还聊了,考虑我高中就出去还是大学,我高中想留在这里。”

    说话间他看了眼萌萌,心里的女神,万一有机会呢,自己不追她,如果她喜欢上自己,那岂不是咸鱼翻身?

    如果这句话说出来,萌萌一定会回答:咸鱼翻身,他还是条咸鱼。

    “萌萌,你大学要去哪里呀?”李沐恩对这方面也有好奇。

    “我不知道呀,到时候看看我想去哪玩呗,临海市?西杭?上京?换个城市,也不能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都在香江。”萌萌嘟囔着回答。

    “到时候没准我们还能一起呢。”李沐恩笑嘻嘻的说着。

    “大学的事情还很远,万一萌萌以后直接当了大明星呢,上次唱的那首歌,都火成那样,萌萌都差点火了。”周磊笑道。

    “我不当大明星,我们家有大明星了。”萌萌说道。

    “是哦,萌萌妈妈是超级大牌的大明星呢。”李沐恩也说了句。

    “......”

    初中的生活,充满了乐趣。

    只不过经历了海龙星域,失落大陆的历练,让萌萌的那种兴致少了很多。

    眼界很重要,如果说萌萌一直充当普通人,或许在学校里,也会有喜欢的男孩,学习好?打篮球好?有特长的男生总会讨人喜欢。

    但经历的多了,虽然萌萌年龄还不大,却感觉同学都有点稚嫩。

    ‘哎,也不知道妮娜在干嘛,我的第一个精灵公主朋友,下次去要七月多呢,到时候可以带妮娜回来玩吗?唔,给她介绍沐恩她们认识......”

    萌萌吃着吃着,就有点走神了。

    这个时候的妮娜,自然是在修行的。

    莫文也豁出去了,第二次和元素精灵王通讯,是在飞船上。

    “定位上,你们的舰队刚离开达尔星,这是怎么回事?五天前你们应该就要出发的。”元素精灵王神色平淡。

    可语气上却让莫文有些听出来,他很有可能是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