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感谢细胞大额打赏

    阮绵刚美滋滋接受完顾邺停的投喂,本也想给顾邺停剥一个,谁知就被抢了先。

    她不满的看着郑婉言,一伸手把虾仁拿过来吃了。

    “阮绵!”郑婉言拦了一下没拦住,语气不善道,“这是我剥的,你怎么说吃就吃了!”

    “你不是说你就喜欢剥虾?那谁吃不都一样?我帮你尝尝而已。”阮绵慢慢嚼着。

    郑婉言说不过她,也不好把情绪表露的太明显。

    顾邺停这种男人假清高,喜欢的该是骄矜一点的女人,一味主动反而会被疏远,要进退有度才能引他上钩。

    她换了一副笑颜,“我确实是剥给大家吃的,本来想先给王导,结果被你拿去了。”

    “我吃饱了。”王导起身,“你们慢慢吃,我去找副导研究研究下午的拍摄。”

    “王导慢走。”郑婉言殷勤。

    王导抬手压了下,示意不用送,笑呵呵离开了。

    郑婉言又拿起个虾来,欲剥给顾邺停,手机却突然响了。

    她扫了眼屏显,微有惊诧,拿起电话出门去接。

    “你刚才给我发的定位是你们拍摄的地方?”郑嘉一上来就问。

    郑婉言不明所以,道,“是啊,怎么了表姐?”

    “没怎么,只是很巧,我也在这附近拍广告。”郑嘉一道,“我明天就要回去了,今天下午没什么事,给你探个班吧。”

    探班?

    郑嘉一和阮绵之间的诸多过节的细节郑婉言并不知道,只知道两人之间的不合,郑嘉一若是来了阮绵肯定不高兴——但刚好她要的便是阮绵的不爽!

    刚抢了她的虾,她也要给阮绵添添堵!

    “怎么,不方便?”郑嘉一见她没回答,语气有些冷,“因为我和梁虞离婚,婉言你也要和我划清界线了?怕我去探班?”

    “表姐这是哪里的话。”郑婉言笑,“我只是有点担心这边太偏远,你来不适应,你愿意来我当然欢迎。”

    “那好,下午我过去。”郑嘉一挂断电话。

    郑婉言想了想,没再回化妆间,去找王导说探班的事。

    ……

    化妆间内,郑婉言前脚一出去,阮绵就起身过去反锁了门。

    顾邺停看着她如临大敌的样子,待她坐回身边后,将剥好的虾仁送到她嘴边。

    “扭扭要是不喜欢,我可以和王导商量换个女配,不用容忍郑婉言。”

    “那不行的,郑婉言都签了合约,她没犯错剧组就弃用是要赔钱的。”

    阮绵张嘴把虾仁吃了,慢慢嚼着,“而且这剧已经定档了,换女配前面的都要重拍,光是时间都不够。”

    “这都不是问题。”顾邺停道,“钱可以赔给她,档期可以延后。”

    “还是算了。”阮绵道,“我看过后面的戏份,她也拍不了多少集了。”

    而且自从第一次和顾邺停拍戏时有意无意占了点小便宜,那之后郑婉言都没再借拍戏之由接近顾邺停。

    只不过阮绵自认嫉妒心比较强,看不惯她总是对顾邺停示好。

    她擦了擦手上的辣汁,不由叹了口气,“学长,有时候我想,还好我没生在古代。”

    每次小东西露出类似表情,都会有些奇思妙想,顾邺停笑问,“怎么说?”

    “你长的这么好看,要是在古代,肯定也会有很多女人喜欢,古时候男人是可以三妻四妾的,你岂不会娶很多小妾回家?”

    “……”顾邺停。

    预感果然没错。

    “到时候就有一堆女人和我抢你,每天斗啊斗,都想抢你的宠爱,我估计我一气之下,说不定会把那些小妾都给毒死……”

    阮绵忧心忡忡道,“然后我就会成为史上留名的悍妇……”

    “……”顾邺停。

    “到时候你肯定也不喜欢我了,把我休回家去,我恶名在外无人敢娶,估计后半生就孤独终老了……”

    阮绵越说表情越沉重,好像真看到前途暗淡的未来,一脸生无可恋。

    顾邺停却被逗得不行,道,“扭扭的想法总是这么可爱。”

    “这不是可爱,是真的啊!”阮绵表情严肃,“真的会变成这样的!”

    “如果是真的,光毒死那些小妾有什么用?”顾邺停笑了一声,“我要真娶了那么多女人,就不值得你喜欢,你第一个应该毒死我。”

    “……”阮绵。

    “不,或许不该把我毒死。”顾邺信若有所思,眸色渐暗,“你应该找到一种毒药,可以让人意识清楚,偏四肢不能动弹,到时我每天手不能动脚不能行,就只属于你一个人了。”

    “……”阮绵。

    “到那时,你怎么对我都不会有人知道,我也无法反抗,你若喜欢可以天天将我关在家里,任你摆布,真正的……”

    顾邺停倾身凑近,低沉声音像是恶魔的引诱,缓缓吐出,“真正,只属于你一个人。

    “……”阮绵打了个激灵。

    她觉得自己被引诱到了,试着想象了一下顾邺停说的画面,有点惊悚,这不就是变态吗?

    她终于要在小变态的路上一去不复返,成为终极大变态了吗?

    “呃,我还是喝点水吧。”阮绵适时截断了这个话题,伸手去拿冰柠水。

    顾邺停挡了一下,握住她手腕,强迫她的手移到常温的另一杯上。

    “那杯太凉,喝这个。”

    “屋子里这么暖和,喝凉的也没事吧?”阮绵不喜欢和温乎乎的。

    “屋子里暖和,但外面冷,凉的东西要少吃。”顾邺停帮她拿起,塞进她手里,“乖,喝这个,你这几天不要喝凉的东西。”

    阮绵半晌反应过来,不好意思抿了抿唇。

    生理期还没过,她自己都给忘了。

    顾邺停比她自己还关心了解她。

    这么好的学长,她才舍不得下毒呢!

    ……

    下午,郑嘉一来探班时,郑婉言还在和顾邺停拍戏,现场工作人员都忙着。

    阮绵事先不知道郑嘉一要来的事,被她突然出现惊到了,见她身后跟着两个助理都是男的,想起两人上次在马场的冲突——郑嘉一这是亏心事做多了,怕她再动手么?

    “阮阮,好久不见。”看见她,郑嘉一主动走过来,“怎么一个人坐在这儿?没去看婉言和顾影帝拍戏吗?听婉言说她和顾影帝对戏很舒服,顾影帝私下对她也很照顾,我正好在附近,来看看她,顺便谢谢顾影帝。”

    “他们在那边……”阮绵并不为她的挑拨所动,遥遥一指远处的冰雕城堡,“你想找人就去找,离我远一点,我看到你就手痒。”

    “是吗?”郑嘉一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挑衅的一扬眉,“手痒你尽可以动手,只是你今天可别想像上次一样讨到便宜,我这两个助理都不是吃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