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扭扭这么惩罚我,对吗

    小吴心想这实在有点明显。

    凭心而论,顾影帝长的好看又有钱,圈里地位数一数二,不是傻子都明白,在娱乐圈里若攀上顾邺停,想怎么红就能怎么红。

    郑婉言又一看就是那种无时无刻都喜欢展现魅力的女人。

    这种人小吴以前在大学时见过太多。

    从学长到学弟,都是她们的哥们好友,永远亲密无间。

    可真要有男生被迷住了和她们表白,她们一般会拒绝,说句什么只当你是朋友,让男人们死心塌地继续喜欢她,无条件当备胎。

    每收获一个男人的心,对她们来说都是战利品,越难征服的男人越想要征服,是这种绿茶婊的天性。

    小吴从前便被这种女人抢过男友,顶讨厌,眼神很不好的看着郑婉言。

    阮绵没等到她回答,也没再追问,咬着手指独自生闷气。

    ……

    很快,郑婉言的戏份拍完,继续拍阮绵和顾邺停的,两人在王导指挥下就位。

    场务重新布景,摄影师调好角度,正要开始拍时顾邺停道:“稍等。”

    阮绵低头一看,她刚才匆匆换好衣服没注意,左脚鞋带没系紧,走动了这半天,这一会儿已经松了。

    阮绵正要重新系好,顾邺停已经先他一步,半蹲了下来。

    众人:“!”

    顾邺停神态如常,认真的把鞋带解开,然后仔仔细细的重新系好。

    小吴愣了一下后第一个反应过来,抓住机会,连拍了几张,把这一幕抓拍了下来。

    镜头里,阮绵表情微微错愕,低头看着顾邺停。

    顾邺停几乎半跪,表情淡漠认真,专注的给阮绵整理鞋带。

    小吴被甜到了,同时也放心了。

    就算很多男人都抵挡不住郑婉言那种女人又怎样?

    顾影帝眼里只有阮阮,总是和旁人不同的。

    ……

    一天的拍摄结束,晚上照例由小吴驱车送二人回家。

    回程路上,顾邺停发现阮绵又对自己冷淡起来。

    具体表现为整个下午都没找他问戏,上车时故意和他分别拉开车门上车,上车后……一言不发。

    商务车后座宽敞,以往阮绵都要粘着他坐在一处,今天却紧靠着右侧车门,故意坐得离他很远。

    她手里拿着个笔记本,持笔在那不知写些什么,顾邺停有心凑过去看看,但碍于两人之间的距离,倾身过去太明显,便也算了。

    阮绵在那自顾的写了一会儿,笔记本放在一边,歪在车座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她这两天拍戏早出晚归,晚上还要背台词,时间突然紧张有些不适应,经常在片场和车上睡着。

    顾邺停心疼,悄悄移过去将人揽了过来……

    小东西睡得沉,也习惯他身的上味道,被拨了一下毫无清醒迹象,直接倒在他怀里。

    顾邺停将车里备的毛毯披在她身上,拿起她放在一边的笔记本,缓缓翻开。

    学长:温柔,专一,善良,好看,特别好看,对我也好,什么都顺着我……

    男主:花心,多情,渣男,朝三暮四,吃着碗里看着锅里,虽然好看但也烦人……

    不是一个人,要分清楚。

    最后一句话,用黑色马克笔圈着,标了重点。

    看到小东西对自己一长串的评价,顾邺停不由失笑。

    他发现阮绵简直是挖掘不尽的可爱宝藏,还好,余生没错过这么有趣的小东西。

    ……

    本以为阮绵既然列举了自己的诸多好处,被影响的情绪应该已经调整过来,恢复正常了。

    可接下来顾邺停发现,自己高估了小东西的出戏速度。

    晚饭时阮绵仍然话少,吃完饭便捧着剧本去书房背来背去,中途顾邺停进去两次都被以打扰为由请了出来。

    他只好先去洗澡,出来时看见阮绵怀里抱着枕头往次卧走,顾邺停上前拦了她一下。

    “扭扭怎么来这儿了?该休息了,明天还要拍戏。”

    “我去次卧睡。”阮绵抱着枕头看着他。

    顾邺停心中突然涌起不好的预感,道,“平时不都是睡主卧吗?今天扭扭想睡次卧?也好,我……”

    “我今天想自己睡。”阮绵没等他说完便道。

    顾邺停一怔。

    两人从确定关系以来,都是睡在一起的。

    他喜欢搂着小火炉一样的阮绵,阮绵也很粘他。

    粘他粘到他偶尔有事出门两天,晚上都要语音到睡着才挂断。

    可如今两人就在一起,阮绵居然要分房睡。

    顾邺停终于意识到事情有些严重,将阮绵往前拉了一步,道,“扭扭,演戏只是演戏,并不是真的,戏里和戏外你要懂得分辩……”

    “我知道。”阮绵缓缓道,“我知道演戏是演戏,可是学长你白天的时候和郑婉言那么好,有时候我看到你很喜欢,但有时候就会想起你白天对郑婉言献殷勤,清醒的时候还好,睡迷糊了我怕我忍不住趁你睡着偷偷打你……”

    “……”顾邺停。

    阮绵无奈叹了口气,“所以我们还是分开睡一段时间吧学长!”

    “……”顾邺停有点后悔接这部剧。

    本想圆小东西一个梦,满足她和自己共戏的愿望,顾影帝连剧本都没挑。

    结果却和预计想反,阮绵不仅没有变得更喜欢他,反而因为他和郑婉言的关系,醋到戏里戏外分不清。

    “学长,我要睡了,你也早点睡,明早还要拍戏。”阮绵绕开他要进次卧。

    顾邺停一把将人揽了回来,双臂紧紧圈住她的腰,搂着她不放。

    “扭扭再这样,我可要让小吴送个榴莲过来了。”他低沉的呼吸扑在阮绵耳廓,莞尔一笑表情无奈,“既然不是我做错了事,扭扭这么惩罚我,对吗?”

    指尖在阮绵心口点了点,顾邺停问,“良心呢?”

    这种时候,阮绵便觉得这是她喜欢的顾邺停。

    她声音就软了,软绵绵的解释道,“不是惩罚啊,就是有时候……有时候看学长就会想起你对郑婉言很好……”

    牙痒痒的,手也痒痒的,特别想收拾谁。

    可她能收拾谁?不过是演戏需要,她谁也收拾不了,就只能自己避一避。

    “这么说?我不该和郑婉言演戏……”顾邺停道,“或许我该辞演?”

    “那不是。”阮绵还是敬业的,“演员都是要演这种戏的,我就是一时拐不过来,过几天就会好了。”

    “要是过几天也不好呢?”顾邺停道,“要么我辞演,要么扭扭和我回房间,总之我不接受这种分居理由,也不为男主背锅。”

    “……”阮绵。

    “恩?”顾邺停在她颈上亲了亲,“扭扭选一个?”

    还能怎么远?阮绵自然是不可能让顾邺停辞演,于是就只能和他回房间。

    ……

    顾邺停睡眠一向很浅,半夜阮绵若是说了梦话,或者起夜出去,甚至被恶梦惊醒,他也都会醒。

    今晚也不例外,半夜时阮绵说了句梦话后醒了,他也跟着醒来。

    正想把人揽回怀里,说两句话哄哄,阮绵突然爬起来,坐在床上,凝视着他。

    大半夜的,她披散着头发,一双黑眸幽深望着他——这场景说来有些诡异。

    不过顾邺停再诡异的都经历过不知多少,不仅不怕,反而觉得有些有趣。

    阮绵坐着盯了他半天,发出一声叹息,“学长,我梦见你和郑婉言举行婚礼……”

    “……”顾邺停。

    这锅还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背完了……

    还没等他想好要不要开口解释一下,阮绵俯身趴下来,抓着他的手拉过去,磨了磨牙,然后克制的在他手腕上咬了个牙印上去。

    后忧愁的,又叹了口气。

    顾邺停第一次忍笑忍到快要忍不住,觉得自己下一秒可能就会破功。

    好在阮绵没悲伤春秋太久就躺了回去。

    小东西拉上被子背对他,往床边挪远了些,没过一会儿,便又睡着了。

    顾邺停在黑暗中睁开眼睛,挪过去将人搂住,心里打算着。

    得想想办法,让阮绵不再为演戏的事吃醋才行。

    ……

    隔天,刚好有了契机。

    暗恋第三、四集,将拍摄女主在国外拍杂志,遇到男主发生的一系列事情。

    王导向来认真,以前拍真人秀都跋山涉水取景,去各种深山老林,如今为了拍好实景,自然也不怕出个国。

    剧本上写的是雪落寒冷的国家,王导和策划讨论了一下,选定了距离非常近的邻国。

    飞机几个小时就到的免签国家,手续什么的相当方便。

    拍摄完第二集的收尾,晚上剧组便乘飞机过去,于后半夜落地入住酒店。

    隔天,开始拍摄。

    拍摄地选的有些偏僻,在一个建筑颇具特色的小镇上。

    好处是空气清新风景秀丽,坏处便是买东西不方便。

    剧组的盒饭营养简单,顾邺停平时都和阮绵单独开小灶,来小镇后交通不便,为了让阮绵吃到喜欢吃的东西,早饭后就让张从文开车去市区。

    中午的时候,张从文正好回来,买了一堆颇具当地特色的辣冰虾,冻炸鱼,还有几样辣菜和指甲长的香米饭。

    a国这种香米不同于国内,细长松散,不糯不粘,炒起来颗颗松散,很有嚼劲,阮绵尝了一口就赞不绝口。

    “哟,我都闻见香味了,开小灶呢?”王导突然探了个头进化妆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