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弱小可怜又无助

    阮绵摸着摸着,察觉到身边人呼吸平缓下来,凑近了一看,顾邺停竟又睡着了。

    她怕再动作会碰醒了顾邺停,收回手,安静的躺在一边不动了。

    窗外太阳渐渐升起,映得病房里暖洋洋的。

    这种气氛下人很容易困倦,阮绵也渐渐有些迷糊。

    还没睡实过去,她隐约间听到顾邺停轻轻两声呓语,而后握着她手腕那只手突然紧了紧。

    “别过来!”

    “不是我……”

    “真的不是我……”

    顾邺停眉心紧皱,额头不知什么时候覆了薄薄一层汗珠。

    睡梦里他似乎非常痛苦的模样,阮绵还没见过顾邺停露出这种表情,不由担心的推了推他,轻声叫,“学长?学长……”

    声音入耳,顾邺停渐渐平静下来,梦浅的他很快醒了,缓缓睁开眼睛。

    最初他目光有些茫然,但很快恢复清明,轻扯唇角似是露出个笑来,“扭扭?”

    “恩,学长你是不是做恶梦了?”阮绵帮他擦掉额头上的汗珠,“你一直在说别过来,是梦见有人在追你吗?我小时候也经常做这种梦,不过不用担心,妈妈说梦里的人都追不上,我后来想想,好像也是没追上过。”

    她说着,在顾邺停头上狠狠揉了两把,道,“就算追上了,学长也不用怕,我给你呼呼头,痛痛吓吓全都飞走。”

    她呼完就要将手抽走,顾邺停却万分留恋那掌心的温度,忍不住贴上去,脸颊蹭了蹭她掌心。

    这样的动作,有些人做出来又软又乖,顾邺停做出来除了软还带几分懒洋洋的诱惑,弄得阮绵狼血沸腾,鼻血都要流出来了。

    她隐隐觉得顾邺停受了次伤,竟变得粘人起来,许是因为受到惊吓的关系,现在的学长,弱小,可怜,又无助……

    能激起人全部保护欲,阮绵恨不能将人护在怀里,不出一丝差池的保护好。

    她不自觉就充当起保护者的角色,哄着顾邺停。

    “学长别怕,事情都过去了,程千语不会再来的……就算她来我也会保护你,不会再那么容易就晕倒了,我一定不会让她再伤害你!”

    “我练过跆拳道的,身手其实很好,要不是她用那什么不知道什么的针,我不可能会被她抓住……”

    “下次我一定会小心,不给别人近身的机会,学长放心吧……”

    听她絮絮念叨着,顾邺停有点想笑,忽然又想到,若阮绵觉得他是“弱者”,是不是就能排除他危险的可能?

    他,弱小,无助,可怜,随时需要保护和照顾。

    并不是那些人口中危险的存在。

    ……

    接下来整天时间,阮绵确定受伤的顾邺停确实变得粘人了。

    休息的时候一定要让她陪着,吃饭的时候也要一起,晚上她出去找陆初久一点,张从文很快找了过来,说顾邺停在找她。

    阮绵闻言赶紧回去,见到了坐在床上,一脸落寞的顾影帝。

    “扭扭去哪儿了?刚刚我又做了恶梦……”

    漂亮男人撩起人来让人无可抵挡,软起来更是罪恶,阮绵被顾邺停那种说不清楚算什么眼神的目光一盯,瞬间就什么都记不得了,只有眼前捧在心上追了十年的男人。

    什么陆初,什么新闻,什么事情不对,什么程千语不该是张从文伤的,都随它去吧,哪个有顾邺停重要?

    阮绵跟吃了**药似的,又回床上和顾邺停腻腻歪歪的聊天了。

    这可苦了陆初,明明一肚子的话要说,说到一半阮绵就被叫走了,之后再没离开病房,也不让他们进去探视打扰。

    憋坏了他只能在回去的路上和莫渡吐槽。

    “小吴说程千语是张叔伤的,我怎么觉得不对呢?那顾邺停是谁伤的?程千语吗?可就他那身手,程千语伤的到吗?我特么两个加一起都得让他打趴!顾邺停到底是怎么昏迷的他也没说呀!”

    细究起来,昨晚的事疑点实在太多太多,陆初总觉得这里边有什么隐情。

    可说了半天,莫渡一声都没回,让他不禁怀疑副驾上莫天王是不是太累睡着了,趁着前面堵车转头瞟了一眼。

    莫渡侧着头,正好也在看着他。

    两人视线交接,莫渡莞尔一笑,“我以前没发现,其实你还挺闹的。”

    “闹?”陆初转回头盯着前面跳况,“我也就是和关系好的人,关系不好……”

    他说着觉得有点自作多情,他好像还没和莫渡达到关系很友好的程度?

    “关系不好怎么样?”莫渡的声音及时拉回他跑偏的思绪。

    陆初清了清嗓子,正色道,“关系不好除了虚伪的奉承,就是理都不理,这世上哪有那么多人值得我关心和废话?”

    “恩。”莫渡点头,“我也是。”

    这话的意思也就是说,莫渡觉得和他是关系好的好朋友?

    不知怎么,陆初竟为这话有点高兴,偷偷扬起唇角。

    ……

    隔天一早,顾邺停办理了出院手续。

    程千语的事走漏风声,医院外面被媒体记者围堵的水泄不通,为了避免有人买通医护混进来,陆初和张从文商量过后,决定让顾邺停回家休养。

    左右在医院也不会加速伤口愈合的速度,不如配备一个好的私人医生,按时上门帮顾邺停和阮绵伤口换药检查。

    在家中还能比医院自在,免去后患。

    “你俩这一养至少一个月,其他配角还好,严蹊和许默风的档期到时肯定是合不上……”

    回程车上,陆初捧着ipad看剧组发来的档期时间表,道,“现在面临两个选择,一是等,等你俩好了再开机,到时若那两人档期不合适,就换别的配角。”

    “另一个呢?”阮绵问。

    “换主角,你和顾邺停辞演,找时间更合适的明星来演。”陆初怂了怂肩,“我就直说了吧,冥欢动作戏份多,你俩这伤口好了一时半会也不能吊威亚,更不用说剧组那边每拖一天都是耗时又耗钱,不如换人了。”

    “这样啊……”阮绵握着顾邺停的手,在他手背时不时摸一下,想了一会儿道,“那就换人吧,别因为我和学长耽误全组进度……”

    说着转头问顾邺停,“学长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