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修罗场

    阮绵想,既然学长不肯主动,那就只好她主动一点。

    于是她甄选了s市数家星级酒店,最后选了名字就很浪漫的“誓唯一”,提前预定了520房间……

    一切准备就续,很快到了七夕节当天。

    “学长,晚上出去吃吧,我在上次去的那家西餐厅预定了位子。”下午书房对戏结束后,阮绵发出邀请。

    顾邺停认识阮绵前,什么节日对他来说都不特别,还是昨天听邵闻说了才记起七夕。

    他没来得及准备,本打算带阮绵去a市的烟火节,机票都定好了傍晚五点。

    现在阮绵准备了惊喜,他自然舍不得浪费小妻子的心意,道,“好,我正好也想出去吃。”

    “然后我们吃完了就去游夜河!”阮绵道,“听说岸上十点整会放烟火,一定很漂亮,光线暗暗的还不用怕被粉丝发现。”

    顾邺停点头,笑着将她拉到腿上坐下,道,“都听扭扭的。”

    ……

    晚上,两人先去了西餐厅,在包厢吃了顿浪漫的烛光晚餐。

    之后又去游夜河,如愿在十点整,看到两岸商家为情人节准备的浪漫烟花。

    烟花足足放了一个小时,各种心型堆砌,颜色也都以粉红为主,满足了广大民众的少女心。

    一切结束时已经十一点,顾邺停和阮绵上了岸,准备给张从文打电话,叫他来接。

    之前人多没地方停车,他让张从文把车开走停在附近的地下车库,在车里等着。

    阮绵早在前一个小时就偷偷发消息让张从文回去了,赶紧拦了顾邺停一下,道,“学长,我已经让张叔回去了,他年纪大的不好总是让他熬夜,我想我们不一定什么时候能看完烟火,让他先回去休息了。”

    “恩。”顾邺停笑了笑,没说什么,“那我们打车回去也好。”

    “啊?”阮绵没想到他这么愿意回家,假装思考了一下,慢吞吞道,“还是不要了吧?已经这么晚了,从这儿到家要一个小时,不如我们就近找一间酒店怎么样?”

    话说到这份儿上,顾邺停再笨也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没拆穿,反而觉得有趣的纵容着,“也好,正好我也累了,那就去酒店吧。”

    “恩。”阮绵阴谋得逞,偷偷抿唇一笑,挥手在路边拦车。

    七夕出来过节的多,出租车并不好打,一连过去几辆,才停下一辆空车。

    司机是顾邺停的忠实粉丝,见到顾影帝很开心,从顾邺停上车后就兴奋得说个不停,一路健谈。

    顾邺停偶尔敷衍的应一两声,完全是看在阮绵附和的面子上,后面干脆闭眼靠在阮绵身上,假装休息。

    二十分钟后,出租车到酒店门口停下。

    顾邺停下车,看到酒店上方硕大的logo,脚步一顿。

    阮绵察觉到他的迟疑,问,“学长,怎么了?”

    “没什么。”顾邺停无奈一笑,“没想到扭扭会选这里。”

    “这里?”阮绵迷茫的眨眨眼睛,“这里怎么了吗?是服务不好?还是房间不够干净?”

    “都不是,这里各方面条件都不错,只是是我朋友开的。”顾邺停转头,“就是和我一起投资的邵闻,上次我们一起吃过饭的那个。”

    “是他啊?”阮绵有点意外,“我以为他只参与娱乐圈的事呢,没想到还开酒店。”

    “只要是赚钱的他都愿意参与。”顾邺停拉起她的手,一起进入酒店。

    其实这里是邵闻开的酒店,并不是让他惊讶的原因,阮绵居然和郑嘉一选了同一间酒店过七夕,才是他脚步迟疑的理由。

    心知肚明今晚这里会发生些事,爱热闹的阮绵怕是听到动静就忍不住出去看,若是看到梁虞,还说不定为会那人打报不平?

    这些都是顾邺停不怎么想看到的。

    可无论如何,小妻子的心意都是不能辜负的,所以纵然有一万个理由,顾邺停也不会拒绝。

    再者说,邵闻这间酒店光是套房就有十层,怎么可能刚好在同一层?

    顾邺停不觉得有这么巧的事,可现实……偏偏热衷于打脸!

    两人拿了房卡来到五层,出了电梯,阮绵远远看见前面一个熟悉的身影。

    “学长,你看那个像不像梁影帝?”她指了指走廊中央一间房门外站着的男人。

    那人靠墙站在门侧,身边还有个推着餐车的服务生。

    虽然只是个侧影,可男人穿着的衣服,身材身高发型,都很容易认出来是一起录了十期节目的梁虞。

    不等顾邺停开口回答,阮绵已经确认,拉着顾邺停往前走。

    “咱们过去打个招呼吧学长,你说梁影帝怎么会在这儿?今天七夕,他不会也是来过节的吧?”

    说着,不由想起郑嘉一,阮绵表情难看了一点,心中突然有种想和梁虞摊牌的冲动。

    她实在不忍梁虞就这么被一直骗下去,很多事长痛不如短痛,一清二楚之后才能一刀两断。

    不然就这样到最后,难不成郑嘉一有一天良心发现还会回心转意吗?

    退一步说就算她回心转意,估计也是被黎刚甩了,到时梁虞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接盘,还真心真意对待郑嘉一,不是对他太不公平了吗?

    阮绵觉得梁影帝是个好男人之后,就忍不住几次想告诉他真相,这会儿正义感空前,决定一定要说点什么。

    可还没等到她走近打招呼,梁虞身边那推着餐车的服务生突然开了口。

    “您好,二位点的套餐已经做好……”

    随着他话落,他面前房间的门被人打开,服务生没推餐车进去,反而是梁虞突然推开餐车挤了进去。

    阮绵随之听到郑嘉一一声惊呼,“梁虞!”

    她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房间里传来撕打的声音,郑嘉一和梁虞的声音之外,交杂着另一道熟悉的声音。

    阮绵听出来,那是黎刚的声音。

    事情到这地步,纵使顾邺停有多不愿意掺和,也不能拉着阮绵调头就走,更何况阮绵也不会同意。

    他松开阮绵的手,上前对怔在门口的服务生道,“下去忙吧,今晚你什么都没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