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我原本有两颗心

    郑嘉一说着从包里拿出手机,发了条消息。

    不到两分钟,阮轩琪从绿萝后面抄近道过来,大摇大摆来到郑嘉一身边,朝阮绵挥挥手,“小扭扭,又见面了。”

    阮绵猛得站起身,“阮轩琪!”

    你他妈还敢来!

    下药的事姑奶奶还没找你算帐呢!

    “是你好哥哥我。”阮轩琪脸上挂着那副贱兮兮的笑容,“好久没见,扭扭见到我还挺激动了,也不枉哥哥我为了你的幸福顶着压力过来!”

    说着,朝她甩了个飞了个吻。

    阮绵被恶心的一哆嗦,眼神凌厉起来。

    她素来不是沉缅于过去的人,更不会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

    可只要一见到阮轩琪,她就会想起那天晚上的事,甚至是从小到大的事,对这人十分厌恶。

    本以为,自从和顾邺停确认关系后,阮轩琪再没出现,是收敛了,没想到,这人还是这么不依不饶。

    她有时候都想问问阮轩琪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他,让他从小到大这么多年,都不肯放过自己。

    阮绵冷冷的看着阮轩琪,目光缓缓移到郑嘉一身上,“郑嘉一,你好歹也是个影后,什么时候愿意给别人做狗腿了?我和阮轩琪的关系你不是不知道,今天的晚宴王导也不可能邀请他,你为什么带他进来?”

    她这话说的难听,郑嘉一也不甘示弱,“今天晚宴,主人不是你阮绵,我想带谁进来,还轮不到你做主。”

    “你……”阮绵想说什么,阮轩琪突然上前两步,打断了她,“扭扭,我今天来是有事想告诉你的。”

    “别过来!”阮绵冷声喝止他继续接近自己的意图,余光扫了眼周围,发现这会晚宴才开始,人都在宴会厅那边,游泳这边就只有她自己。

    她倒也不怕阮轩琪和郑嘉一,毕竟要真动手,她也未必吃亏,只是警惕和这两人保持距离,免得他们又用什么药一类的下三滥手段。

    “你要说什么,站在原地别动,说,你再往前,别怪我不客气!”她指着阮轩琪。

    阮轩琪被她收拾过几次,对她发起狠来余悸,没再往前,装模作样叹了口气。

    “扭扭居然还威肋上了,算了,在这儿说就在这儿说,你现在不明白我的苦心,以后会明白的。”

    “哥哥今天来找你,都是为了你好,不想看你泥足深陷,你只知道喜欢顾邺停那个小白脸,你了解他吗?”

    “你知道他的过去吗?知道他的为人吗?知道他……”阮轩琪顿了顿,卖足关子,用解恨的语气说,“你知道他是个变态,曾经进过疗养院吗?”

    “……”阮绵。

    看她傻怔怔的样子,阮轩琪得意的一扬眉梢,“不知道吧?我就知道你不知道,他有多……”

    “我不准你诋毁学长!”阮绵撸起袖子一脚踩上椅子。

    阮轩琪还以为她要过来揍自己,下意识后退两步,郑嘉一也有点被阮绵的举动惊住。

    然而阮绵并没有动手,只是站在椅子上居高临下气势汹汹的指着阮轩琪。

    “阮轩琪你知不知道,我原本有两颗心,一颗善心,一颗恶心,从认识你之后,就只剩一颗了……”

    见她没打架的意思,阮轩琪心安,又开始嘴贱,“我知道,扭扭这是在变相表白,要对哥哥一心一意了?”

    “不,我是想告诉你……”阮绵一字一顿大声道,“你让我只剩恶心!”

    “还说学长变一态,我看最变一态的就是你!”

    “变态两个字,我都说倦了!”

    “你是不是不记得你七岁的时候把来你家和你一起玩的小朋友推下楼,害得人家终生残疾?”

    “你是不是也忘了,你十岁的时候去游乐园偷摸人家姐姐大腿,被人家发现数落两句,你和你妈一起打人家?”

    “你应该更忘了,你十六的时候,晚上偷进阮恬的房间,亲妹妹你都不放过,到底谁是变一态?”

    “你上次给我下药的事我还没找你算帐,你居然还敢来!”

    “你就是这世界上最大的变一态!你有什么资格说学长?你明明连学长一根脚趾头都比不过!”

    阮绵站得高,声音又大,弄出的动静很快吸引了晚宴上其他人,纷纷围过来。

    见郑嘉一和阮轩琪,众人都很吃惊,随即想起王导自从海岛阮轩琪落水后,就发誓再不给机会让顾邺停和阮轩琪同框。

    晚宴名单无论怎么邀请,也邀请不到阮轩琪头上,那他这是怎么进来的?

    众人不禁将目光投向郑嘉一,想不通她怎么会自降身份,和口碑一向不佳的阮轩琪混在一起。

    正议论纷纷之际,顾邺停从围观的人群中穿过,过去将椅子上的阮绵小心的拉了下来。

    阮绵初被拉住后还气呼呼的想甩开,转头见是顾邺停,瞬间火气消了一半,握紧他的手跳下椅子。

    顾邺停将她接入怀中,冷冷扫向对面二人,平静的语气下是隐藏极深的阴鸷。

    “看来我上次和阮光成的话还是没说清楚,他答应我不再让你出现在阮绵面前的承诺也作不得数,才会让你这么阴魂不散,又出来。”

    阮轩琪从见到他那一刻就开始怂了,心中想到阮光成的警告,可从小到大只手遮天不曾吃亏养成他无法无天的性子,无论如何也要撑着面子。

    “顾邺停,你别以为你有个有背景的金主就了不起!我爸怕曲宁远我不怕,我就不信他还敢因为我找阮绵就把我杀了?”

    阮轩琪色厉内荏的指着他,“倒是你,仗着一张好看的脸混娱乐圈,不光勾搭女的男的你也不放过,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主谁捧出来的?你以为我不知道曲宁远为什么那么帮你?你这叫什么?往前说叫兔爷,现在就叫鸭子!”

    “去你妈的,你才兔爷!”阮绵听懂了阮轩琪骂人的话,火冒三丈高,挣扎着要脱离顾邺停的怀抱,“学长你放开我,让我去揍他一顿!把他的狗牙打掉!”

    “你等着,我不怕你,用不了多久我就给你好看!”阮轩琪指着顾邺停,飞快后退,退到后门处,转身一溜烟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