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我即不是你妈也不是你老板,更不是你金主

    阮绵最近为了新戏想偷偷减些体重,一日三餐都在控制。

    减肥颇有成效,瘦了四斤,她决定犒劳一下自己,今晚稍稍放开一点。

    在靠近泳池的餐桌前坐下,她哼哼呼呼一会儿就吃了大半盘的日料,发现自己忘了拿喝的,正准备起身去拿,身后突然传来郑嘉一的声音。

    “阮阮胃口真是好,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吃东西,顾影帝呢?”

    阮绵咽下嘴里的食物,转过头,见郑嘉一独自一人在她身后,穿了身黑色鱼尾礼服。

    今天不过是杀青宴,剧组熟人聚个餐,并不是什么上流酒会,大家都穿着便服,郑影后这一身礼服和十厘米的高跟鞋,就显得犹为突出和高调。

    阮绵觉得她和低调温和的梁影帝真是不般配,没什么热情的开口,“胃口也就还行吧,怎么,郑影后也没吃饱吗?”

    “我在节食。”郑嘉一笑了笑,轻轻一撩头发,“我不像阮阮你这么好命,平时拍拍偶像剧就可以,我综艺结束后有个电影要拍,是三国合资,里面众星云集,光投资就有十亿,我做为年度大片的一番不能马虎,必须保持在最佳身材和状态。”

    阮绵不傻,怎会听不出她话中的挖苦,懒得搭理,低头继续吃刺身。

    然而,郑影后似乎和陈宣仪是同一类型,没人接茬自顾也能说得下去。

    “说起这个,我还要和阮阮你说声抱歉,上次广告的事,我不是有意抢你的,本来那个价位我是拒绝的,可我经纪人觉得那个品牌潜力大,背着我签了合同,我也只能去拍。”

    “没事儿。”阮绵头也不抬,嘴里嚼着东西含糊道,“你拍你的,不用向我报告,我即不是你妈也不是你老板,更不是你金主。”

    金主两个字,说的尤其大声。

    郑嘉一表情稍顿,却并不似程千语一般容易恼羞成怒,仍旧平静道,“我今天来还有件事,想带阮阮你见个人,有重要的事谈。”

    “有事就在这里说吧,我老公不让我乱跑。”阮绵无辜耸肩,“门禁森严,郑影后别介意啊。”

    “……”郑嘉一。

    “说来,其实我也不是不想保持身材。”阮绵手托腮,漂亮的眸子一眨一眨盯着她看,“只是不管投资多大的电影,我老公都不准我为之节食,他说那样对身体不好,容易早死。”

    早死两个字,她故意念得很重。

    “钱呢,我们赚得已经够花几辈子了,再赚死也带不去,不如好好养身体多活些年,才能多享受着。”

    阮绵一笑,用一种十分关心的口吻接着道,“郑影后你呢,工作也别太拼,我前天刷微博看到新闻,一个作家减肥节食熬夜赶稿猝死,倒是剩下不少钱,可惜都带不走了。”

    “听说郑影后你也经常熬夜拍戏?这不行啊,要记得,节食不熬夜,熬夜不节食。”

    “……”郑嘉一第一次领教了阮绵的伶牙俐齿,不禁意识到自己以前是小看了她。

    她深知在这种地方不是意气之争的时候,更何况顾邺停随时可能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