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封山村10

    王导出去后,发现声源居然来自院后种满桃树的山坡上。

    他越是走近,那声音越是响亮。

    走到林外,声音戛然而止消失了,王导紧接着看到林中暗处一抹银光闪过,像极了刀刃在月色下泛出的寒光。

    下一秒,林中一个黑色身影极快闪过,借着月色和电筒的光芒,王导看清了那是一个人。

    一个看起来有两米高的巨人,身上披着黑布,只露出一双眼睛,那眼睛闪着腥红的光,在黑夜下泛着可怖的色泽。

    他手上提着一把足有一米长的大刀,泛着红光的眼睛紧紧盯着林外的人,突然,身形一动。

    王导感觉到危险,转身招呼紧跟着过来的随行导演,“快跑!”

    边说边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蹿了出去,手机掉在地上都顾不得捡。

    随行导演毫无准备,被他手上的木棍撞了下,转身欲跑时起步没稳,绊在了地面的土包上,砰的摔在地上。

    这会儿功夫,王导已经跑出几十米远。

    他察觉到身后没人跟上来,转头一看,不禁去了半条命。

    只见随行导演后面提前刀的黑衣杀手按住了他的身体,长刀一挥,瞬间血溅三尺,随行导演的头被砍掉,叽里咕噜滚出老远。

    这般血腥场面,王导这辈子没见过,呼吸急促,胸膛起伏,而后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梁影帝正欲挥下第二刀,就见远处王导身体轰然倒下,动作随之顿住。

    藏在林中的其他人也都怔了怔,初猜测王导会不会是装的,等了一会儿不见人起来,都忍不住了,刘眠和陆初从林中出来,过去查看王导的情况。

    梁影帝则俯身扶起被罩在道具中的随行导演,一边扔了手中的道具刀,一边扯下身上的黑色戏服,露出本来面貌。

    “王导没事吧?”阮绵拉着顾邺停出来,担忧的看着被陆初扶到刘眠背上的王导。

    “没事,只是吓晕过去了……”陆初不好意思摸摸鼻子,“咱们好像太过份了点。”

    “呃……”阮绵也觉得不好意思,本想小小“报复”一下,没想到戏演过了,直接把人给吓晕过去。

    等王导醒了,不知会不会生他们的气呢?

    “我也有责任,戏法好像弄的太逼真了。”梁影帝走过来。

    说起这个陆初不由佩服,“梁影帝你可是全能,刚才那不是简单的戏法吧?怎么学会的?”

    “入圈之前,学过几年魔术表演。”梁虞道。

    “很厉害,我知道是假的,看着都和真的似的。”阮绵称赞。

    “雕虫小技而已,阮阮见笑了。”梁虞笑了笑。

    “别谦虚,你这是真的很厉害!”阮绵竖起大拇指。

    顾邺停看着她,又看看梁虞,若有所思垂下眸子。

    ……

    几人配合把随行导演和王导背了回去,不少员工已经回去休息,只剩下场务妹子、打板哥,还有副导。

    听说王导被吓晕过去,众人都很诧异,由其配合顾邺停短消息故意引导的场务妹子,非常担心王导醒后会找她算帐。

    之前在顾邺停住处找人时,手机突然有了信号,接到消息,她还意外了一下。

    看到后面属名顾邺停,她崇拜已久的男神,场务妹子心便活了。

    上司vs男神,她毫不犹豫选择了男神,于是这一路来,都各种制造恐慌。

    “唉,等王导醒了,怕是要骂死我……”场务妹子叹气。

    阮绵忙安抚她,“我会和王导解释的,小言你别担心,他最多说你两句,不会真的气你,别担心。”

    “谢谢阮阮。”场务妹子笑笑,目光移到顾邺停身上,以为他会对自己说点什么,却发现他目光并没在自己身上。

    男人看着阮绵,接过助理递上来的外套,直接披在阮绵身上。

    场务妹子隐隐有些失落。

    然后听到阮绵道,“学长,你别忘了谢谢小言。”

    顾邺停转过身,目光终于分给了场务妹子,一笑,“谢谢。”

    “不客气。”场务妹子受宠若惊,有点脸红。

    她发现顾邺停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平时懒懒的很少正眼瞧人,但专注看着什么人的时候,眸中像是情深泛滥,温柔和纵容全给你,很容易勾人心动。

    可惜男神再好,也是有主的。

    场务妹子按捺自己乱跳的心,随副导回去休息。

    安顿好王导之后,其他人也都陆续离开。

    阮绵和顾邺停最后走,离开前不忘找梁影帝道谢。

    “谢谢梁先生配合我们,我本来以为你不喜欢参与这种事呢,你的戏法很有意思,很厉害。”

    “不用这么客气,今晚的整盎很有趣,恩,除了把王导吓晕这点……”梁影帝温柔的笑了笑,道,“以后有机会合作。”

    “恩恩好。”阮绵点头。

    ……

    “不知道有什么有趣的。”顾邺停和阮绵离开后,郑影后不以为然哼了声。

    “很有意思啊,一群人一起参与整盎,可惜嘉一你没过去,很热闹。”梁虞笑着朝她走过去。

    郑嘉一躲开他伸过来的手,没好气道,“放着好好的觉不睡,我去干嘛?

    一晚上的安睡计划被破坏,她心情极其欠佳,出口就是挖苦,“阮绵很感激你呢,我看她都要爱上你了,不然你试着回应一下?说不定能从顾邺停身边把她抢走。你别的地方都不如顾邺停,要真能把阮绵抢走,也算你超过他了。”

    “嘉一。”梁虞面色冷下来,“你生气可以,但这种话不要乱说,容易引起误会,我和阮小姐都是有家室的人。”

    “知道了。”他真严肃起来,郑嘉一还是有几分收敛的,但语气仍不耐,“我睡觉了,你爱折腾自己折腾吧。”

    说完就转身进了屋子。

    梁虞看着她的背影,落寞的收回目光,突然了无睡意。

    整理了一下院中杂物,梁虞在摇椅上躺下,看着天上的弯月出神。

    不知从何时开始,他和郑嘉一的感情已经越来越疏远,他也越来越不认识那个曾经深爱过的人。

    他能感觉到,郑嘉一现在对他的感情已经不比从前,但同时也不想以恶意揣度自己的爱人,更不会因为爱人一点小毛病,就埋怨责怪。

    他愿意对爱人包容,把缝隙补全,只是如今看来,似乎有很漫长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