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那不喜欢的时候呢?

    一句话,拉回了阮绵全部注意力。

    她手顾邺停头上摸来摸去试着温度,急道,“学长哪不舒服?头痛吗?会不会发烧了?我去叫陆初拿温度计……”

    说着就要出去。

    顾邺停一用力将她拉回来,拖着一起躺在铺得整齐的被子上,装模作样虚弱,“没发烧,就是头晕,胃也不太舒服……”

    “那我帮你揉揉。”阮绵搓了搓掌心,一只手伸进他衣服里,在他胃部轻轻按揉。

    以往或许会产生旖旎杂念的接触,此时充满温馨。

    顾影帝享受着小妻子的关怀,微微舒心一点,那种想把唐霁按进水里的冲动少了很多。

    只是心里仍有微妙的不悦。

    在帐外听到唐霁的话的时候,他甚至有种冲动,想把阮绵藏起来。

    不见那些乱七八糟的外人,只给自己看。

    这种冲动现在仍有,且随着阮绵一边帮他揉着身体,一边小心翼翼问他有没有舒服一点,愈演愈烈。

    就像是……

    女人歇斯底里的模样忽然在眼前闪过,顾邺停猛地抓住阮绵手腕。

    阮绵一怔,仰头看着他,“学长?”

    顾邺停回神,松了手,勉强一笑,“我已经好多了,不用再揉了。”

    “没事,我再揉会儿,万一一会儿再疼呢。”阮绵手从他手中抽出,又塞进他衣服里,“我不累的学长,你不用心疼我。”

    不用心疼吗?

    顾邺停一瞬间有些恍惚,好像又回到那间狭小暗室,女人疯狂的笑声在耳边回荡。

    “没人会心疼你,我们只能自己心疼自己……”

    “停停看,这样就好了,这样他就不会再有机会背叛我们了……”

    “人都是会变的,感情也会,只有这样,才能永远留住喜欢的人……”

    “你不想留住喜欢的人吗?”

    想的……

    顾邺停看着阮绵小心翼翼照顾自己的模样,心中一动。

    阮绵茫然与他对视了一会儿,笑了笑,凑过来主动亲了亲他脸颊。

    她从来都是这样,不扭捏亦不做作,喜欢就喜欢的全心投入,不计付出。

    那不喜欢的时候呢?

    会不会也抽身就走,毫不留恋?

    顾邺停将人往怀里揽得更紧,一双眼睛直视阮绵,“扭扭会永远喜欢我吗?”

    “会啊!”阮绵毫无迟疑,像是高兴又有点害羞,下意识点头。

    顾邺停嘴角微微挑起,扯过被子蒙在两人身上。

    ……

    节目组组织了滑沙活动,约好十点钟集合,那厢唐霁和严蹊吵吵闹闹都到了,却迟迟不见顾邺停和阮绵出来。

    小吴去车上取东西,陆初无人支使,干脆亲自去阮绵帐篷里找人。

    掀开帐帘,便见两人身上蒙着被子鼓鼓一团。

    陆初一瞬间有种打扰了我来得不是时候的想法,转身欲出去,随即想到这是在节目中,猛得折回去。

    “顾邺停!大白天的还有镜头,你俩注意点!”

    被子里面阮绵凝住。

    片刻沉默之后,顾邺停低沉沙哑传来,“你先出去。”

    陆初忍无可忍呼出口气,转身出去了。

    顾邺停掀开被子,将阮绵凌乱的发丝理好。

    阮绵两眼失神的望着帐顶挂饰,仍有些缓不过来,直到帐外陆初第二次出声催促,才缓缓坐起身来。

    她害羞到不敢看顾邺停,匆匆从旁边扯了件外套披在身上,慌慌张张出了帐篷。

    顾邺停本欲拦她,手伸到半空又克制的收了回来。

    如果刚刚陆初没有来,自己会不会失控?

    会不会伤到阮绵?

    会不会……

    那种被关在暗室中不见天日的冰冷仿佛又回到身上,顾邺停缓缓转过手,看着掌心的伤痕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