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我怀疑她暗恋我

    想到昨晚,顾影帝就变成记仇的顾影帝,决定欺负一回小东西。

    他一手按在被子上,故作严肃,“一直捂着被子做什么?藏了东西?掀开我看看。”

    “没有啊!”阮绵捂得更紧了,头摇的波浪鼓一样,“什么都没有。”

    这欲盖弥章的样子,假的不能再假,一看就是小时候撒谎没少受罚。

    顾邺停忍着笑,抓着被面作势要掀。

    “学长你干什么!”阮绵死死抓着被角,像守护节操的贞洁烈妇,“我……我没穿裤子,你你你不能掀!”

    “不能掀?”顾邺停缓缓凑近,薄唇贴上她耳廓,“可我们不是夫妻?”

    “……唔……”阮绵一脸纠结。

    “扭扭让我看看?看了我会负责的好不好?”顾邺停温柔诱哄,转头,在她耳边吹了口气。

    阮绵身子一软,手下意识松开。

    顾邺停趁机掀开被子。

    一条皮带,被阮绵压在腿上,小东西卷起衣角处露出的小腹,还有一条红红的印记。

    一看,就是硌了有一会儿才硌出来的。

    小东西喜欢往被窝里拖自己的衣服这毛病,顾邺停不是不知道,他喜欢,也纵容。

    可今天这东西,顾影帝脑中一瞬间发散的思维,足以把小东西吓退三米远。

    他深吸口气,将阮绵一直捂脸不放的手拿下来,阴阴一笑道,“扭扭喜欢这条皮带?那就带着吧……”

    说着,扫了眼帐篷角落小吴为她准备今天穿的衣服,微微颌首,“工体裤配男式皮带,还算新潮。”

    “……”阮绵怔怔看了他一会儿,渐渐明白过来,本就通红的脸,又红了一个色号。

    顾邺停逗过了瘾,怕小东西生气,以后再不拖自己的东西,正欲出言哄哄,就见阮绵从被子上拿起皮带,“穿就穿。”

    “……”顾邺停。

    阮绵拿着腰带在身上比了比,挺满意的模样,“还挺酷的。”

    顾影帝忍无可忍,将人拉过来,蒙着被子一个深吻,收拾得晕晕乎乎。

    ……

    早餐时,小吴发现阮绵腰上多了条男式腰带。

    阮绵身材本就娇小纤细,略肥的用工体裤穿在身上,中间一条黑色腰带紧束,衬的那腰盈盈不堪一握,羡慕的小胖子吴直叹气。

    饭后回到帐篷,她帮阮绵收拾东西,问,“阮阮你怎么戴起男式腰带了,这是哪个大牌流行的新潮吗?”

    阮绵正往盒子里装早餐剩下的油条,闻言一个激灵站起来,转着圈全方位展示了一下,“这是学长的腰带,好看吧?”

    “顾影帝……”小吴讶异,心想这两人可真有情趣,正想夸两句恩爱哄阮绵高兴,唐霁突然掀开帐帘钻进来。

    “绵绵!”他一脸愁苦,见到阮绵就扑上去抱住,眼角蹭在阮绵肩膀拭去不存在的泪,“我不行了绵绵救救我……”

    “呃……”阮绵往旁边躲了躲,歪着头问,“你怎么了?”

    “别提了,呜呜,我昨晚就没吃饱,今早连早饭都没得吃了……”唐霁扶着她肩膀艰难抬起头,一脸委屈,“绵绵,你这里有没有什么吃的,可怜可怜我吧?”

    “有……”阮绵往地上扫了眼,食盒里装着几根顾邺停早上炸的油条。

    顾邺停做的东西,她吃不完也从来都珍惜的收起来,如今见唐霁这么可怜的模样,只好忍痛割爱。

    阮绵让小吴出去拿了袋牛奶拆开倒进碗里,连油条一并给唐霁,“这是早上炸的,只剩这些了,你就着吃行吗?”

    “行行行,行的不能更行了。”唐霁打开盒盖拿了根油条泡进牛奶里,又拿起另一根开始狼吞虎咽。

    小吴怕两人说话不自在,转身出了帐篷。

    “呜,真好吃……”唐霁两口塞进一根小油条,感动的热泪盈眶,“这油条又软又香,绵绵你手艺真是太好了,呜呜,我可不可以去跟王导说换一换,和严蹊一组实在太惨了,她虐待我啊!”

    阮绵本想告诉他油条不是自己做的,转而又被他后面的话吸引了注意,诧异的问,“严蹊怎么虐待你了?”

    “她处处都虐待我,一早上我们帐篷不知道怎么钻进去只壁虎,吓得我魂都飞了,她扑过去抓住,我以为会拿开丢出去,谁知道她说……说要养起来!”

    唐霁含泪控诉,“那可是壁虎啊,多吓人啊,我最怕虫子一类的东西了!”

    “呃,我也怕虫子,但我觉得壁虎还好啊。”阮绵道。

    “好什么好,那么多爪子。”唐霁愤愤,“还不光这样呢,后来我出去洗脸,准备做饭时发现水用完了,我想借她的用一点,她不肯,我一回帐篷,壁虎就在那趴着,吓得我赶紧就来找你了……”

    “……”阮绵。

    唐霁一边嚼着油条边含糊道,“而且不光虐待,我觉得严蹊她可能还暗恋我……”

    “为什么这么说?”阮绵讶然。

    “你不知道,来之前王导找我的时候说试婚夫妻,不用故意演恩爱,该怎么相处就怎么相处就行,我才答应了,可是……”

    唐霁皱着眉,慢慢道,“刚来的时候还好,后来我就发现严蹊总是拦着我,哪都不让我去,就让我在帐篷里面陪她。”

    “……”阮绵。

    “她明明做饭都不好吃,还不让我过来吃你做的饭,非要我吃她做的,你说这不是暗恋是什么?”唐霁撇撇嘴,“看她年纪不大,占有欲还挺强的!”

    “……”阮绵。

    “可惜我是不能回应她了……”唐霁惋惜的叹了口气,“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女朋友?”阮绵被接二连三的意外惊住,半天才反应过来,“上次见你的时候,没听你说过交了女朋友啊?”

    “那时候是没确定关系。”唐霁略有些不好意思,“是一周前确定关系的。”

    “哦……”阮绵点头,不禁有点好奇,“是圈内人吗?怎么认识的?”

    “不是圈内人,是在游戏里认识了,我不是一直在玩那个九层塔的游戏吗?她玩的特别好,经常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