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冥欢

    手机角度一看就是支在钢琴上录的,莫渡刚洗过澡,白色浴袍只腰间松松系了条带子,领口大敞,展露着完美的身材。

    他坐在黑色钢琴前,短发湿漉漉,几缕水珠顺着额前碎发滴落在胸肌上,有种别样性一感。

    修长手指压在琴键上试了试音,随即,一串流畅的音符从指尖乐出。

    这是陆初从未听过的曲子,该是莫天王的新作原曲,悲伤中带着一丝缠绵的暧昧,一如既往独特好听。

    不比乐坛中其他前辈晚辈,莫渡曲风独树一帜又超前,十年前的作曲放到如今也仍不过时,甚至比现在有些歌曲还要前卫。

    陆初喜爱音乐,从小受父母熏陶,但成年后第一个偶像,其实就是莫渡。

    他也曾像阮绵一样追过星,给偶像寄去自己的作曲,听偶像演唱会,要偶像签名。

    只是三年酒吧意外之后,他便再不碰这些了。

    梦想和喜爱一起尘封,时间久到已经忘记年少轻狂。

    恍惚回忆间,听完了整首曲子,陆初下意识回了语音。

    “好听。”

    莫渡很快也回了语音过来,“我的曲子有不好听的吗?”

    “……”陆初。

    正无奈这人的自恋,对方发了视频过来,陆初点了接听。

    看着莫渡英俊又傲气的一张脸占满屏幕,不知为何,郁闷一扫而空。

    陆初笑道,“莫董新作了曲子?打算发单曲?还是终于有兴趣发专辑了?”

    “单曲?”对面莫渡眉梢微扬,神情得意,“这是顾邺停求我帮他写的片头曲,我刚看了剧本,特别有灵感,就试了试原曲,很好听吧?”

    “好听……”陆初已经渐渐习惯他自傲的节奏,只是有些疑惑,“顾邺停接什么新剧了?他不是说了除了绵绵以外不合作别人吗?绵绵还没接戏呢,他就接了?”

    莫渡表情沉下来,“你是不是喜欢阮绵?”

    “……”陆初被问怔了。

    “绵绵?叫的很亲热。”莫渡面色冷淡,带着些许嘲弄,“你当初不肯签唱片公司,到底是为了阮星远,还是阮绵?”

    “……”陆初又是一怔。

    他回想莫渡口中的唱片公司,是曾有过。

    他这一辈子曾有过两次出道的机会。

    第一次在茶楼弹了半年的古筝,终于有人欣赏,神秘人每日打赏一枚拨片接连打赏了十天,叫他去酒吧包厢签约。

    他兴高采烈去了,才知道被人坑了,那些秃头老总一群变态,根本不是欣赏他的才华,还想让他跳脱一衣一舞。

    混乱中他伤了人,挨了好一顿揍,拼了命才推开众人跑出包厢,在出口撞上顾邺笙和阮星远,救了昏迷的他。

    第二次……好像有人打电话给他说要帮他出唱片,不过那时他灰心到极点,只想安分当个经纪人,报答阮星远恩情。

    只是这些,莫渡又怎么知道?

    他指的唱片公司,是第一次还是第二次?

    陆初一头雾水,“莫董似乎对我的过去比较了解?”

    “我想知道什么,便能知道什么,这圈子里的一切对我来说都不是秘密。”莫渡一脸自负,“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问题……”陆初恍然,无奈道,“我拿阮绵当妹妹而已,莫董想多了,还望以后不要再说类似的话。”

    不然顾邺停小心眼起来针对他,阮绵夹在中间多为难?

    在找到阮星远之前,他无论愿意不愿意,都得在顾邺停手下合作。

    “莫董还没答我,剧是怎么回事?”陆初又问,“顾邺停不是不是只接电影吗?他缺钱到要自降身价接电视剧了?”果然是赔的太多了吗?

    “你自己去问他吧,我睡了。”莫渡挂断视频。

    看着屏幕自动退回到之前界面,陆初半晌无语。

    不愧是话题终结者*莫*拉斯凯奇。

    ……

    隔天一早,三人起床不久,刘制片过来,讨论〈冥欢〉拍摄的细节。

    阮绵和陆初也是这会儿才知道,星光早在解约后就对《冥欢》撤了资。

    如今顾邺停接替阮光成,成为《冥欢》的第一投资人,拥有对剧本以及选角的绝对掌握权。

    陆初了然,莫渡昨天说的片头曲,就是为《冥欢》而做。

    以莫天王在圈中地位,多少大制作电影邀请都遭拒绝,如今《冥欢》能得天王加持,亲自作曲演唱,无疑是开门红。

    对比上次萎靡无奈,刘制片此番来红光满面,极为高兴。

    “冥欢的剧本是我妻子花了一年写出来,之后又修改数遍,逻辑细节很完善,可惜因为题材限制,投资商们都不看好,还好顾影帝有眼光,没让美玉蒙尘。”

    刘制片将剧本递给对面每人一份,道,“之前无用的剧情已经修改回来了,我保证开始拍摄后每天亲自跟组,服化道具一切尽善尽美,有二位演技加持,这剧播出时一定会大爆大热,成为年度剧王的。”

    阮绵怔怔接过剧本,翻了翻,发现之前八场亲热戏果然被删了。

    她悄悄往顾邺停身边靠了靠,问,“学长,你怎么突然投资电视剧了?”

    “这剧本看着还不错,题材也新颖,听陆初说你喜欢,我左右也想找些项目投资,就干脆接手……”

    顾邺停一笑,将她带进怀里,“你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喜欢的地方,让编剧改一改,剩下四期节目录完,我们就可以进组了。”

    “学长和我一起拍?”阮绵一脸惊喜的看着他。

    “恩。”顾邺停点头。

    阮绵雀跃,捧着剧本爱不释手,嘴里念叨着“原来你声明上说的是真的”,一边又说着“我是挺喜欢这个剧本的。”

    她越高兴,顾邺停越心疼的厉害。

    如果不是那晚无意中听到安倩的话,逼问之下她说出往事,他可能永远不会知道,阮绵为自己做了多少傻事。

    为了和自己挤进同一部电影,甚至不确定能不能和自己对戏,都愿意零片酬出演。

    导演本来也答应,结果签约前安倩看了选角后,一句“邺停从不和流量小花搭戏,阮绵演技太差会拖后腿”就让阮绵的努力付储东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