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钓

    “你瞎说!我什么时候叫过你好哥哥!”阮绵气急败坏,生怕顾邺停误会什么,想和他解释一下句,又怕他多想。

    她甚至冲过去想和阮轩琪打架,然而还未付诸行动,陆初就走过来拦住阮轩琪。

    “阮公子能别闹吗?这是在录节目。”

    “什么叫闹,我这是和宝贝绵绵叙旧情呢……”阮轩琪一脸轻佻笑容,“怎么陆大经济人也是拜高踩低的?只许扭扭和顾影帝说话?”

    顾邺停原本古井无波的眸子,在听到阮轩琪叫“扭扭”两字的时候,暗了暗。

    阮绵没注意他表情,狠瞪了阮轩琪一眼,回身挽住他手臂,“学长别理他,我们走。”

    “恩。”顾邺停随她离开。

    阮琪轩有陆初堵着,一时追不上去,眼看二人走远,气急败坏推了陆初一把。

    “陆初,你真当自己是什么东西?你就是阮星远养的一条狗!”

    “阮公子说话放尊重点。”陆初后退一步,眸光锐利,“看在阮总的面子上,我忍你一次两次,但不会忍你太多次,人需自重。”

    话落,转身离开。

    阮轩琪恶狠狠的看着他的背影,朝地上呸了一口,“妈的,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初就是你给阮绵和顾邺停牵的线,跟我争高低,个娘们兮兮的死变态!”

    ……

    半小时后,众人在湖心港集合。

    这片是岛中的垂钓区,用水泥和石子砌成了两米高的钓台,半弧形环绕海边。

    坐在高台上,享受阳光沐浴,海风惬意,钓鱼的同时还能欣赏海景。

    主持人给众人分好垂钓工具,阮绵兴冲冲的提着小钓桶,在高台上选了个位置。

    顾邺停帮她把钓杆支好,椅子位置摆正。

    “主持人说,这饵是王导配的呢,最适合钓海鱼……”阮绵拿起一盒鱼饵,边说边打开来。

    随即,里面蠕动着的物体,吓得她嗷的一声,将饵盒扔了出去。

    那里面满满一盒,都是棕色带毛的小虫子,被掷到地上后惊恐四散,满地乱爬,惊得旁边余欢也叫了一声,随即被刘眠揽进怀里压惊。

    阮绵也被顾邺停抱走,远离那些虫子,她吓出一身冷汗,浑身微颤紧紧攀着顾邺停身体。

    “别怕,不会爬过来的。”顾邺停手在她发间轻抚,温声安慰。

    阮绵咽了咽口水,勉强撑出一个笑来,“我没事。”

    “哈哈哈……”旁边,阮轩琪扑哧一声笑出来,很快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哎哟笑死我了,扭扭你还是这么胆小,不过是些鳞沙蚕,瞧你吓成这样,真怂。”

    阮绵反应过来是他恶作剧,气的不轻,余惊未了,以致声音都有些发颤,“你有病吧!”

    是女生少有不怕虫子的。

    距离最近的余欢受到波及,也很不爽,瞪着阮轩琪,“你没事放什么虫子,过分了吧?”

    “不过是开个玩笑,你也太认真了,再说我又没往你鱼饵里放,你叽歪什么?”阮轩琪一脸不屑。

    “……”余欢一窒,被怼的有些哑口无言,正欲再辩,旁边刘眠拉了她一把,摇头示意,让她不要得罪阮家公子。

    余欢气急败坏跺了跺脚,骂了刘眠一句胆小怕事,不吭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