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那是你没见过他不温柔的时候

    “……”陆初一脸看神经病的眼神看她。

    阮绵对此早已见怪不怪,无视他摸摸肚子,往厨房瞄了眼,“你饿不饿?我感觉有点饿了,小吴回去了吗?让她煮点东西吃吧。”

    “早回去了。”陆初在外应酬没吃什么东西,光喝了酒,这会被阮绵一说,也觉得胃有点空。

    他过去餐厅打开冰箱,看了看里面的存货,“晚上不能吃太油的东西,煮点蔬菜面?”

    “行啊。”阮绵猛点头。

    陆初拿了几样蔬菜出来,进厨房扔进洗菜池,打开水龙头,“对了,还没问你今天怎么遇上顾邺停的?他来av干什么?”

    “学长说知道我在拍杂志,路过来看看我。”阮绵一脸甜蜜,想到在化妆间,把撞见郑影后和黎刚的事也说了一遍。

    陆初听后没什么反应,和顾邺停一般波澜不惊。

    “正常,圈里各玩各的太多了,你看到的那些恩爱夫妻,十有**都是演的。”

    这话和顾邺停说的异曲同工,阮绵却不会再问没感情为什么不分手这种傻话。

    陆初继续道,“娱乐圈人人都有人设,恩爱夫妻也是人设的一种,除了你做自己之外,就是顾邺停,也不是百分百的向大家展露自己,他粉丝总说他高冷,可你觉得他只是高冷吗?我看他是冷血才对。”

    阮绵最听不了别人说顾邺停不好,急着辩解,“你才冷血,学长那么温柔……”

    “他温柔?”陆初不以为然的笑了,“那是你没见过他不温柔的时候。”

    “记得以前上学的时候,同班的校花喜欢他,不过他那人你知道,对不喜欢的人特别冷淡,连近身都不准,校花被拒绝的次数多了,不太甘心,在一个派对上对他下了药……”

    阮绵听到下药心都提了起来,生怕顾邺停被轻薄了,问,“后来呢?”

    “后来?”陆初看着水流哗哗而落,攥着笋尖的手无意识收紧,“后来他硬是拖着没什么力气的身体,把那伙人全都打骨折了,最后刀尖抵在校花脸上,要刮花她的脸。”

    “当时校花吓得哭了出来,都是二十岁的年轻小女生,其实也没太多坏心,我估计她那时就鬼迷心窍,又加上身边几个狐朋狗友怂恿……”

    “才不是呢!”阮绵听不下去的打断了他,“我还可喜欢学长了,也不可能对他下药啊,那个什么花的就是不对!”

    “好吧,下药这事是有错。”陆初无奈耸肩,转过身来,“可是顾邺停难道就不过份?那女生当时都跪下了,哭着求他原谅,可他丝毫不为所动……”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阮绵狐疑。

    “因为当时我和他一样,在那间酒吧半工半读啊。”

    陆初回想当初,仍觉得那一晚惊心动魄。

    他亲眼看着顾邺停一脸冷漠,提着校花领子像拎一只小鸡一样,刀尖冲着她脸上毫不留情的扎下去。

    顾邺笙及时握住刀柄,导致刀刃偏离,从女生眼角划下,留下一道血痕。

    很难想象,若是顾邺笙没有来,那一刀扎下去……

    不光是脸,校花怕是眼睛也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