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陆初看着自家不争气的艺人,牙酸的啧了一声

    “这个油菜要怎么切?”阮绵举着一颗油菜问陆初,“我先切让导演拍特写,然后剩下的你再切?”

    “姑奶奶你有点常识好不好,油菜根本不用切!”

    陆初忍无可忍的抓起一个西红柿塞进她手里,“你想拍特写切这个,好切。”

    “行。”阮绵回手将西红柿按在菜案上,拿起刀来。

    结果第一刀就切滑了手,西红柿在菜案上滚了滚。

    “这是剔骨刀,不适合切菜。”顾邺停在她身后提醒了一句。

    阮绵一怔,猛得转过身去。

    顾邺停朝她笑笑,脱掉外套,挽起袖子走过来,从刀架中抽出另一把长方形的刀。

    “切菜刀是这个,拿着,我教你怎么切。”

    “啊……”阮绵讷讷握住刀柄。

    顾邺停抓住她执刀的手,手覆在她手背上,另一只手从她腰间绕过去,按住菜案上的西红柿。

    “这样,第一刀从中间下……”

    两人身体相贴,胳膊粘着胳膊,手连着手。

    顾邺停比阮绵高了一个头的身高,足以将她完全覆盖。

    呼吸间都是顾邺停身上的味道,阮绵控制不住想起游戏中那个吻,大脑一片空白。

    然而大脑再怎么空白,有顾邺停,她也不会切到手,只提线木偶一般,乖乖任顾邺停摆布。

    陆初看着自家不争气的艺人,牙酸的啧了一声,抱着平板下楼去沙发上刷剧。

    难得清闲,他才不要在厨房被虐狗!

    ……

    严蹊不知道楼下发生的事,在外面的浴室冲了个温水澡,觉得肚子有点饿,就去厨房看看晚餐。

    谁知一推门就看见顾邺停和阮绵连体婴似的站在灶台前,空气中冒着粉红泡泡,甜得要把人溺毙。

    她打了个冷颤,赶紧转身出去了。

    这时间没地方去,她也不想当电灯泡,考虑了一下,换了身衣服,准备去别组夫妻家串串门,给自己出出戏。

    谁知下楼后,才一出大门就被人叫住。

    “小妖精!”唐霁抱臂站在大门对面的树下,挑起一边眉毛的样子有点拽。

    严蹊深深怀疑自己幻听,走过去问,“你刚叫我什么?”

    “小妖精啊。”唐霁表情颇不屑,“怎么?不服气吗?看网上你资料,你才十九?我说你一个小姑娘找个正经男朋友不好吗?干嘛当妹妹婊。”

    严蹊还是是第一次从同行口中听到这么前卫的网络热语,不知该气还是好笑,指着对方,“你才妹妹婊!你说话给我放尊重点!”

    “我尊重你?你尊重自己了吗?”唐霁嗤笑,“阮绵为什么罢录?还不是因为你总缠着顾影帝闹绯闻?朋友一场,我有责任替阮绵教育你,就算不是朋友,从道德层面我也能谴责你!”

    “……”严蹊。

    “没话说了吧?”唐霁上前两步,在她脑门上戳了戳,“我看得出来顾影帝还是喜欢绵绵的,你!以后少掺和!别做别人的第三者!”

    说完,不等严蹊反驳,转身扬长而去。

    严蹊捂着额头怔了怔,有心追上去,又顾忌这是在录节目,起冲突不好。

    而且……

    她眯眼看着唐霁的身影走远。

    这年头,没有阮绵那种背景,自己这种人脉的艺人,居然还敢这么冲?

    傻子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