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真甜

    半小时后,众人在院子里集合。

    王导调度安排好每个镜头角度,朝主持人打了个手势。

    主持人领会,来到依次排开的五个桌子前,为大家介绍接下来的游戏流程。

    五组夫妻邀请而来的客人,需要主人亲自下厨款待,食材由节目组提供。

    因为节目经费有限,五份食材的丰盛程度有所不同。

    院中的五个桌上分别放了一盘饼干棒,每盘二十根,每根十厘米。

    五对夫妻分别坐在桌子两边,咬住饼干两头,最先吃完的有优先挑选食材的权利,依次往后第二第三第四……

    最后一名,就只能拿别人剩下的。

    “为了客人们的福利,各位可要加油了。”主持人接过工作人员递来的秒表,“现在准备开始。”

    她话落,五组人过去分别坐好。

    阮绵在最右边,坐下后瞄了两眼桌上的饼干棒,忍不住看了对面顾邺停一眼,又很快低下头。

    她一害臊,顾邺停就想逗,拿起一根饼干在眼前晃了晃,“我怎么看着,不像有十厘米的样子。”

    “没有吗?”阮绵真信了,凑过来和他一起检查,小眼睛贼溜溜的往别桌瞄,小声兴奋道,“一定是节目组道组出错了,估计是只有咱们这个短,那我们就赢了!”

    “顾影帝,阮阮,我还没喊开始呢。”

    主持人朝二人看过来,揶揄的笑了笑,“顾影帝,我知道你疼严蹊,想让她吃好点,可也不许作弊哦,快把饼干放下。”

    “……”阮绵一僵,脸上笑意一点点淡了下来。

    顾邺停眯了眯眼,睨着这个不识好歹的主持人,想着在阮绵面前,到底没毒舌回去。

    他回以同样揶揄一笑,懒懒道,“你哪只睛看到我要作弊?我只是检查一下,节目组准备的饼干不太过关,太长,也太少,是不是经费有限?不如我补贴点,再加八十根短的?”

    “……”主持人怔了怔,有点没明白他的意思。

    严蹊却很快反应过来他的套路,笑着帮腔,“加八十根?还要短的?顾影帝觉得二十次不够亲是不是,你要亲一百次啊?”

    一句话,惹得众人都笑了起来。

    阮绵在众人打趣的视线中低头搓着手指,有点害臊,更多是甜。

    她听着大家七嘴八舌的调笑,忍不住在心中臆想起来。

    顾邺停一会儿真的会亲她吗?

    二十根饼干,想要吃快点的点,那肯定会碰上的……

    她不能只让顾邺停一个人主动,想要赢,她这边也得吃快点才行。

    兢兢业业计划着如何如何,五分钟后,游戏开始,现实扇了阮绵响亮的一耳光。

    其他四组都是老夫老妻,亲吻家常便饭,一边叼起一根后,眨眼之间的功夫就唇贴唇吃完,很快拿起第二根。

    反观阮绵这边,虽然心里打算的好,可实际行起来,一对上心上人的俊颜,脑子嗡的一下就不转,只呆呆叼着饼干另一端。

    顾邺停和王导提议加游戏,主要是想逗阮绵开心,没真想如何占便宜。

    阮绵不主动,他便也适可而止,每根饼干恰到好处控制在唇与唇尚有一厘米距离时咬断。

    如此这般,两人在众人的起哄和调笑中吃完了十根饼干,一直保持安全距离。

    旁边,郑影后夫妻已摘得头魁。

    很快,混血夫妻……程千语夫妻……另外几组先后结束。

    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阮绵和顾邺停这边。

    他们盘中还剩两根。

    “阮小绵!”陆初急得站起来吼了一声,“你答应我什么,主动啊你个木头!动啊!”

    一句话,把被刺激到呆滞的阮绵喊回了神。

    她还没注意到别人已经赢了,只是想到陆初临行前的嘱咐,和那些黑粉的冷嘲热讽,胜负欲突然爆棚。

    待顾邺停拿起新一根饼干塞到她唇间时,她一口咬住,仓鼠一样叼着咔嚓咔嚓往前啃……

    同时,顾邺停也在按照之前单方面的速度往前……

    猝不及防且毫无预兆的,两人唇在中间狠狠撞上。

    炙热的温度彼此相贴。

    “……”阮绵一惊,猛得往后一闪。

    随着两唇分开,她嘴里最后一点饼干屑掉到桌上,睁大眼睛,像只受惊的兔子。

    顾邺停难得怔住。

    算起来他不是没亲过阮绵,上期节目河边救人,他给阮绵做过人工呼吸。

    可那时他只是单纯救人,并没有眼下这些旖旎杂念。

    现在,看着阮绵充血的脸,和茫然张开的嘴唇,他竟有些回味之前温热柔软的触感,和一秒呼吸交叠的灼热。

    顾影帝从来都随性而为,不委屈自己。

    意识到心中那点念头,他朝阮绵一笑,拿起盘中最后一根饼干棒叼起,倾身送到阮绵唇边。

    一路咬断,两唇相碰之际顾邺停没有再往后闪,反而迎难而上紧紧贴住阮绵双唇,同时舌尖在她唇间轻轻一勾一带,卷走了最后一点碎屑。

    两唇分离,他笑着坐回去,唇角勾起一抹调皮的弧度,“真甜。”

    柔软滑腻的触感裹着电流在唇边经久不散,阮绵呆呆的看了顾邺停几秒,脑子轰的一声,炸开烟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