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有多甜?

    顾邺停随手接过,视线下移扫到她左手被扎成刺猬一样的手指,一怔。

    原本青葱般的指尖多了不少针眼大小的黑点,结痂发黑,一看就是匆匆处理不完善。

    顾邺停忍不住皱眉,“怎么弄的?”

    “我倒霉,抽了个串店的工作,那个签子特别滑手,我怎么都串不好……”阮绵气呼呼的吐出口气,提起这茬,脸上还有些郁闷难消。

    “……”顾邺停却是意外。

    圈内人都知道阮绵家境极好。

    有背景的人,就算是进入大染缸一般的娱乐圈,也不需要妥协。

    无论拍戏还是录节目,阮绵都有拒绝配合的立场,不用忍气吞声。

    一直以来,她也是那样做的。

    偶尔刷新闻能看见阮绵出现在热搜上,伴随的无一例外都是各种负面新闻,耍大牌居多。

    虽然娱乐新闻多数不可信,但凭片面了解顾邺停也知道,阮绵并不像名字那般软绵绵。

    很难想象她会忍辱负重听从节目组安排。

    “穿几串意思意思,方便节目剪辑就好,怎么突然这么认真?”他在阮绵指尖安慰的摩挲了一下。

    阮绵被这一下摸得一阵心悸,脸有些着热,没出息的结巴起来,“意……意思意思就不能买礼物了,一串才一毛钱,我本来想买礼花的……”

    说完见顾邺停仍盯着她,不好意思抓了把头发,打着哈哈道,“节目组可真抠门,是不是经费不够啊?直说,让我爸赞助点不就行了!”

    “……”顾邺停仍旧沉默。

    原因无它,他只是突然理解了阮绵那个落寞离开的背影。

    如果阮绵如此在意送自己礼物,肯定也很在意回礼。

    但自己……

    第一次产生了一点类似愧疚的情绪。

    手伸进裤袋里,在底下摸到一颗包着塑料糖纸的硬糖,顾邺停捏了两下。

    这是在孤儿院,一个可爱的西瓜头男孩子送给他的。

    他不喜甜食没有吃,也不好丢掉,就随手收了起来。

    现在……

    “我今天……”顾邺停掏出糖果,摊开在阮绵面前,“也不是什么礼物都没准备……”

    看着阮绵盯着颗糖果睁大眼睛,表情变得惊喜,顾邺停不知怎么心情也跟着变好,笑着续道,“留下了一颗,可能寒酸了些,节目结束后,你可以用这颗糖换……”

    话没说完,阮绵已经飞快伸手从他手里将糖果夺了过去。

    “我什么都不换,这个就很好!”她一本满足弯起眼角,笑得像只柴犬。

    边说,边剥糖。

    可惜因为左手受伤,手指不是很灵活,糖纸又皱巴巴的几层,剥的有些费力。

    顾邺停见状接过来,帮她剥了,摊在掌心还给她。

    “吃吧。”

    “……”阮绵怔怔盯了那糖两秒,复抬起头看他。

    “怎么……”顾邺停想问怎么不拿回去,就见阮绵仿佛下定决心似的呼出口气,而后突然凑上前来,往他掌心一埋,小猫一样将那糖叼走了。

    薄唇温软的触感蹭过,像是猫咪一爪尖挠在心上,顾邺停心狠狠一颤,双眸危险的眯起。

    阮绵却并不懂察言观色,含了糖,脸红的爆炸,仍佯装若无其事的嘴硬瞎撩,“真……真甜……”

    “有多甜?”顾邺停食指一勾,挑起她下巴,唇角挑着抹危险的笑,“给我尝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