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红莲(四)

    水位已经下降到了极低点。

    原来那红莲及所扎根的巨藕还能向着晋凌的方向稍许移动,现在根本不可能了。千百条细长的根须,现在也抽离了各具尸体,有气无力地搭在藕根上。

    空气中泛着令人恶心欲吐的血腥气息。

    望着此情此景,众仙士仍不敢妄动。信使已经离开,他们在等待着乡主大人的进一步指示。

    晋凌与杨力宣二人,近乎脱力地坐在沙滩的边缘,在服用回仙丹等丹药恢复着。

    “真有你们的。”杨朴说道。

    “杨朴,看到它,我觉得我那草园居,可以多上一道菜了。”晋凌指着巨藕说道,“下次来,我请你吃莲藕肉片。”

    “你可别恶心我了。”杨朴一脸嫌弃,恶心不已,拧过头去,不愿再看那枝红莲,“这家伙吸人血肉,我哪敢吃啊。”

    “大陆万千生灵,岂非都是如此。”晋凌大笑,“喜食猪肉的,却不知道这猪生前在猪圈里,吃过多少年的粪便尿水;喜食鲇鱼的,也不知道这鲇鱼在污塘浸泡生活了多少年,吃过多少蟑螂蚯蚓;喜食牛羊肉的,却不知道那牛羊吃草,总是吃进胃里,再吐出来,再嚼再吞下去,再吐出来再嚼,再吞下去,最后才将草料化为营养;喜食菜蔬的,那菜蔬也多由人或动物的屎尿浇灌;喜吃兽肉的,却不知道那兽肉在长大之前,吃过多少只其它小兽或是人腐烂的尸体。你之前吃过的魔兽肉,那些魔兽,未必也都没吃过人,它们的血肉也往往是被仙士的血肉滋养长大的......”

    “扑!”就近的两名女仙士,脸色煞白,本已经觉得前面的场景可怖恶心,被他这么一说,顿时吐了。

    周奕怒气冲冲,伸手就拧起了晋凌的耳朵,“臭小子,别在这里胡说八道!万物相生相养,这是天道。被你说出来,怎么这么不堪。”

    “疼!”被她揪得耳朵生疼,晋凌又不敢相抗,“你想想,我说的,是不是实话?”

    周奕也是脸色发白,将他恨恨地往地上一扔。

    “小子,它现在是你的了。”王冲有些戏谑地看着晋凌,“现在问题是,即使潭水已经极浅,它还是活的。你准备怎样对付?”

    晋凌索性在地上不起来了:“村主,我已经出了大力,现在应该轮到仙村的仙士们表现了。总不能,活都让我一个外人干了吧?那你们仙村掉在地上的面子,怎么捡起来?”

    “哼,小子,还一套一套的。”周奕哼了一声,看了那红莲一眼,手中纤细的青色长剑一振,人顿时化作一道残影,冲了过去。

    “小心!”王冲和仲书锦分别从左右攻上。

    那株红莲虽然离水,但毕竟是青级的仙植,一时还是鲜活的。感知到危险,千百条根须顿时振作起来,向三人的来向缠绕过去。

    王冲和仲书景是初级仙师,周奕是高级仙士,都是久经战阵之人。红莲离水后,这种形式的攻击对于他们来说算不得什么。

    剑光霍霍,无数的根须被砍瓜切菜般斩断。王冲又出一剑,两道淡青色的剑光飞出,直接将红莲所在的巨藕切为三断。

    他也觉这红莲已经修炼到了青级,难得罕见,所以下手已经留了情,还给它在扎根处留下一段三就来长的的藕根,也没有伤及它的茎叶。

    尽管如此,红莲簌簌乱抖,似乎已经感受着切肢的疼痛一般。大部分的藕根被斩断,它身上的淡青色光芒,顿时黯淡了大半。

    “把人清理出来。”王冲指着下属的仙士们说道。

    仙士们得命,便纷纷跳入现在已经只到脚踝处的潭水中,切割着莲藕根须,将十余具尸体都拖了出来。属于仙村的,包括陈勇等,简单处理好已经只有皮包骨的尸体之后,便以长袋装入,置于旁侧。

    其它不知姓名来历的尸体,则在滩外直接挖坑埋了。潭底找到的那些人的武器物品,则由两个仙乡的人平分。

    按照之前的协商,晋凌拥有了对这红莲的完全处置之权。

    “嘿嘿,莲藕肉片有着落了。”他嘿声一笑,先是将两段被王冲砍下的巨藕的根须切掉,只余下藕干,凝聚水系力量冲洗了几遍,又以风尘诀将之晾干,然后收入了黑镯上白色异晶的空间之中。只有那异晶空间,才足够放置。

    但因为里面已经有一条魔蜈蚣的尸体,与这巨藕同样颇为巨大,整个空间,顿时被塞得满满当当。

    然后,晋凌看着那株红莲,缓缓举起了掠雁短剑,作势欲砍。

    “吱!吱!”魔狐狸跳在他的腕上,拼命拉着,似乎是要阻止。

    红莲也是浑身发颤,竟然缓缓低下了头,像是在求饶。

    “青级仙植,得来不易。”晋凌说道,“也罢,就先收着你,看看以后有没有什么用处。不过,在那空间之中,是死是活,就看天意了。”伸手再度将之收入异晶空间,那空间现在,就真的再无什么空隙了。

    红莲被收进去,魔狐狸也闹着要进去,把身体蜷起来后,也被收了进去。

    “这小子身上的纳戒,竟然有这么大的空间?”周奕低声向王冲说道。

    “可能他有两个甚至更多空间装备,这小子让人猜不透的地方,太多了。”王冲说道。

    信使又回来了,带来了乡主冯远道的亲笔信。信中说,原计划不变,要继续向中间区域搜索金刚陨铁。另外,有一股魔族余孽势力可能在灵山深处活动,其特征是额上的血滴纹,两眼呈暗红甚至血红色,若有遇见,直接捕杀。

    “我就知道,事情不会光是一块什么金刚陨铁那么简单。”王冲说道,“说不定,金刚陨铁,只是麻痹那些魔族势力的幌子而已。”

    “魔族是什么?妖魔吗?这世上真的有妖魔?”立了功的晋凌有资格离两位村主近些,听到此处,不由插嘴问道。

    “望仙大陆,万族林立,就算有妖魔,也无甚出奇,只是我们还未接触到罢了。”王冲说道,“我们所说的魔族,其实也是人,但是是丧人人性,性格疯魔残暴的一类人。刚才那株红莲,其实应该叫血莲,就是魔族中的一个很小的分支,血隐一族豢养培植的。”

    “如果说原来我还有些怀疑,看到这株血莲之后,就确信无疑,灵山深处,确实已经有了血隐一族的活动踪迹。”仲书锦说道。

    说着,几名带队的高层脸上都换了一层忧色。

    晋凌继续休息,不过马上就觉得异晶空间里有异。意识一探,顿时大吃一惊,只见那株血莲仅剩下的残藕,已经落在了那头魔蜈蚣蜷缩的尸体中间,无数的根须直接刺入了魔蜈蚣的甲壳缝隙之内,贪婪地吸食着里面的血肉。

    因为忌惮魔蜈蚣体内的毒液,也害怕拿出这个大家伙来引起仙村人们的额外关注,所以它一直安静地躺在异晶空间之中。就连红玉这种喜食魔兽肉的家伙进入空间后,对这魔蜈蚣的尸体也是敬尔远之。

    想不到,这血莲如此不客气,刚被关进来就上门了。

    算了,由得它吧。晋凌又瞄了一眼在空间中缓缓浮动,四下游弋的那枚魔蚓内丹,有些担心。这血莲,应该不致于敢吞食它吧。